「這次萬點行情是最便宜的一次!」這句話是從一名今年至十月底績效四七‧○六%的基金經理人口中說出,聽了很難讓人不心動,也讓人難過。

第一次萬點的時候,號子裡滿坑滿谷的人,一個月翻一倍的例子比比皆是,時常傳來券商鐵門一早被排隊掛單人潮擠破的消息。

這次停留最久一次的萬點,除了融資餘額少許加溫,幾乎見不到激情,一些老市場分析,二十多年前九成五是散戶,心中想的是一夜致富;現在的參與者想的是如何打敗利率,利用股息穩定收入存錢。因為沒有過多期望,就不會重現激情。

沒有激情是一件好事嗎?

對於保有激情,其實我是站在支持的立場。一個沒有激情的市場會慢慢失去想像力、失去資本市場的動能,簡單形容,死魚一條。

對照之下,幾個資本市場大國是有態度的。包括在塑造資本市場特色、塑造明星企業上,是有所著墨的。舉例來說,股價一千美元以上的亞馬遜,可以長期維持虧損狀態,有時賺幾毛錢,卻依然有錢去追逐它。同樣的,電動車大廠特斯拉股價遠遠脫離基本面。

台積電近兩年配股都在五元以上,近日因為外資法人的一、兩篇報告就被打成落水狗,市值一度大減四千六百億元,我無意為台積電背書,認為它天空沒有一絲烏雲,但是別人的烏雲可以被包裝解讀為創新動能,需要一些容忍和時間,而台積電近十年來沒有一年配息低於三元,為何市場對於它的容忍度只有三、五天?

便宜,代表這個國家沒有策略、沒有想像、沒有激情,資本市場關係錢和人,沒有錢,人跟在後面就走了。很多台灣企業準備下一站要在中國上市,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市場容忍四十到六十倍以上的本益比,市場參與是激情的,即使比例上散戶居多,但是有買股賺錢的夢,談起股票朋友相聚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你可以把台積電當成個案,但它也是整個台灣市場的縮影,代表著國家的企圖心。目前,對於台積電的股價預估報告,從一百八十元到三百元都有,如果台積電是一百八十元,可以想見台股萬點維持不了多久,如果是三百元,說不定台股有機會挑戰歷史高點一萬二千六百八十二。

我們能容忍台股站在萬點之上時間拉得更久,意味著自信,也是重要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