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做互聯網快遞的朋友,煩惱著做為後進品牌,「仰攻」會遇到大型連鎖搬家公司,「俯衝」會遇到小型O2O共享外送,正面還要迎戰宅急便。我建議朋友一些瘋狂的點子,例如,挑一天把對手的宅配車全包下,讓對手無車可以接單。這也讓我突然想到一段漢武帝時代衛青屌絲逆襲,洞察自身的痛點,終能連戰皆捷,將匈奴趕回漠北的故事。

衛青是私生子,給人做奴僕,姊姊衛子夫被漢武帝相中做了皇后,而他自己又娶了漢武帝的姊姊平陽公主。所以不但武帝是他姊夫,他也是武帝的姊夫,不過衛青雖然是攀親帶故,卻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最功勳彪炳的外戚。

他的戰功不止是帳面上的「七擊匈奴,殺敵五萬多人」,而是徹底改變了戰法:要知道漢匈是持久戰,戰馬是很重要的一環,匈奴的戰馬品種好,士兵善馬戰,漢軍騎兵遇到匈奴騎兵總是非常畏戰,衛青一開始並不具備逆轉勝的條件。

匈奴的物質基礎是牛馬羊,同時攸關民族生存。衛青打仗,並不重在「殺敵多少」,而是重在「實現戰略目標」,重大打擊敵人經濟,並重在獲取敵人物資,以戰養戰,使敵人無法生存。

衛青的這種戰略思想,還可從燒匈奴草原,餓死匈奴牛馬羊的戰術中看出來。打擊敵人的物質基礎,才是真正的關鍵。衛青獲得了匈奴優良的種馬,馬的品質越來越好,騎兵的速度越來越快,漢軍越來越強大,這就是以戰養戰。另外,衛青賞罰分明、宅心仁厚,對士兵非常慷慨,終其一生都為皇上賞識,實屬難得。

有人認為衛青一手栽培的外甥霍去病更犀利,但霍領兵時,騎兵的信心及素質經過衛青訓練,已經遠勝匈奴,霍追求人數上的殲滅,不以永續作戰為目的,霍早逝於二十四歲,讓漢朝有十年沒有戰馬,因此無法擴大勝果。飛將軍李廣雖然早年屢見戰功,但從領導衛青,再淪為衛青側翼,心中總是不平,最後敗戰羞憤自殺,老將莫名的自尊讓衛青感到十分遺憾。

衛青從貧困崛起,深知沒有資源的痛苦,設定目標破壞並掠奪對手的資源,打一場顛覆式的戰爭,「弱敵強己」成為差異化的攻擊策略。O2O快遞的車輛好比戰馬,互聯網大戰時,釜底抽薪將對方的資源切斷,鑒古知今舉一反三,能否有更多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