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訂定2020年總人口新紅線為2,300萬人

這個冬天是中國改革開放後,最值得銘記的一個冬天,一場在首都北京以暴力驅逐形式執行的「低端人口大清退」行動,很可能會把改革開放以來的城鄉差距問題,升高為城鄉對立問題。

城鄉對立在中國是非常致命的現象,中國歷朝歷代反覆出現農民起義並非偶然。

農民起義通常不是政治問題,而是經濟問題、城鄉差距問題,這是大陸型經濟體的致命弱點。當城市開始保護自己,對外來人口豎起藩籬,城市與鄉村間的流動出現停滯,而鄉村又無法順利城鎮化時,城市與鄉村就形成了兩個世界,所形成的城鄉對立將會非常危險。

設三大紅線,防北京再長大

2005年時,中共第一次針對北京提出「北京城市總規畫」方案,當時中南海對於這個偉大國都的想像是,2020年北京城將達到一千八百萬人。

然而根據去年北京統計局公布的常住人口統計,目前北京人口已經到達二千一百七十二萬人,接近二千二百萬,遠遠超過了第一次城市總規畫的預估。這十年間,北京城不斷向外擴大,四、五環本來鮮有人居,現在已經是高房價區,北京人買房的區域甚至已經到達河北省的燕郊,遑論「雄安新區」被宣布為新的政治中心,政府辦公樓將遷往雄安後,周邊地域的房價是如何飆漲。

今年九月,第二次「北京城市總規畫」出爐,2020年總人口二千三百萬訂為新紅線,「低端人口」的暴力驅趕於是在緊張的新紅線下發生。

北京城的人口紅線其實是以用水計算出來,第一次城市總規畫是基於每人每日用水一百八十五公升到三百公升之間的假設,計算北京城能夠負擔的人口數量。然而實際情況遠比想像中糟,為了龐大國都的用度,河北省超過二十條河道早已斷流,目前北京城的用水根本不是當地水源,而是來自中國中部的湖北漢江流域「南水北調」工程。

除了用水,空氣、交通時間、垃圾處理、綠地指標等,北京樣樣都不堪負荷,第二次城市總規畫的最高原則,就是要限制北京城的擴大,杜絕「大城市病」。除了人口總量設定上限,還有包括總建設用地在內的「城市開發邊界」紅線、生態控制紅線,總共設下三大總量指標。

在北京的強力示範下,包括深圳、珠海等南方城市,也傳出清退人口行動。然而很多跡象都顯示,人口大清退是非常危險的,它可能會在很大程度上造成周邊省分的經濟問題,進一步激化城鄉失調。

驅離北漂族,經濟秩序大亂

周邊省分人口流入北京說明了一個事實,周邊省分的經濟不如想像。北京前三大外來人口省分是河北、河南、山東,除了山東是GDP大省之外,河北、河南都是經濟後段班。2010年中國第六次人口大普查時(編按:每十年一次,下一次是2020年),河北省就已經有一百五十六萬人在北京常住,目前的實際數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