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從零下二十度的阿爾泰山脈、最危險的叢林之一達連隘口與阿他加馬沙漠等極境險地歸來的人。挺進高山深淵,穿越雪地沙漠,卻只帶著攝影裝備,身上沒有地圖、指南針,更沒有刀與野營設備,堪稱現代魯賓遜。人們稱他是「地表食物鏈最頂端的男子」。

他是探險家艾德‧史塔福(Ed Stafford)。最為人所知的冒險壯舉是沿著亞馬遜河步行八百六十天,史上第一人。這項叢林遠征列入金氏世界紀錄,也登上全球各大媒體。「非常了不起,」連徒步橫越南極大陸的探險家雷諾夫‧費恩斯爵士(Ranulph Fiennes)都稱讚:「這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遠征冒險之一。」

環境殘酷 越要保持玩心

在史塔福與Discovery頻道合作最新冒險系列節目《單挑荒野:絕境》中,他的冒險更上一層,獨自一人被丟包於世界偏遠極端環境,在沒有任何生存裝備的狀況下野外求生,十天內找到重返文明世界的出口。

「這是我提出的點子,」史塔福接受《alive》專訪時咧嘴一笑,「我無法責怪任何人。」穿越亞馬遜河叢林花費近兩年半,他不想再耗去同等光陰,於是這回,把冒險濃縮成兩個月,除去裝備,更困難也更具挑戰。

冒險旅途上,史塔福曾碰上許多麻煩。在保加利亞洛多皮山脈,超過二千公尺的陡峭山林正是許多棕熊的家。他被迫在熊洞落腳,只能祈禱不會巧遇這些大傢伙。他必須橫跨蒙古最高峰塔彎博格多,以期抵達俄羅斯邊界游牧部落。零下二十度飢寒交迫,挖一個緊急雪洞,唯一資源只有一面附著腐肉的羊皮。在寮國,他得留心此地遺留數以千計的地雷,不會奪走自己一命。「野外生存與平常過生活沒有太大不同,把它視為一場遊戲。」史塔福告訴我,「如果你太緊繃,就無法發揮最好能力;若當成遊戲,你的腎上腺素飆升,保持正向,做出迅速的決定。坦然對生活微笑,一切會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