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新加坡第一大英文報《海峽時報》,以半版報導台勞赴星工作,主角是18歲的雅茹,她第一次出國,就是去端盤子。不只她,還有多位年輕人陸續離台赴星,這是個案,或是「台勞時代」的序曲?

7月底,新加坡第一大英文報《海峽時報》,以半版報導台灣人赴星工作,內文寫著:「台灣年輕人願意到星國工作,是因為毫無生氣的經濟。」當地中文報《聯合晚報》也以「外勞配額政策收緊,餐飲業聘台灣人…」為標題。台灣人,被認為是「外勞」的一員。

儘管標題與內容頗刺眼,但從客觀資料來看,台灣人流向新加坡,卻是不可擋的趨勢。亞洲跨國人力資源公司博禹發表的「2013年人才報告」指出,新加坡是台灣人出國第二選擇,勝過香港、北美。

報導也附了照片。主角是18歲的陳雅茹,開平餐飲學校應屆畢業生,第一次出國就是去「做工」,她與新加坡雇主簽了兩年契約,一樣的暑假、一樣的18歲、一樣是出國,有人到歐美留學、念書,她卻選擇到新加坡當基層勞工。

當地計程車司機給我們上了一課:「不管白領或藍領,上班一律稱『做工』。這個詞沒有職位高下的問題。」

媽媽贊成孩子給別人教
「台灣薪水凍漲,不出去,機會在哪?」

場景轉回到4月的開平實習餐廳,6家新加坡餐飲企業,首度攜手來台徵人。包括在4個國家展店的上市公司同樂集團;被稱為「蟹王」、明年打算上市的珍寶集團;以及有近30年歷史的糕餅店松園餅之屋等。

陳雅茹成為珍寶第一位台灣員工,也是6家新加坡企業集體徵才,第一位成行者;更是全班同學中,第一位出國工作者。珍寶共錄取14人,另13人均因父母擔心照顧不到、學生擔心人生地不熟,以及兵役問題,暫難成行。

「國外歷練,總比在家當米蟲好。現在放手,說不定以後更感激我。」雅茹的媽媽一邊幫忙收行李、一邊說著:「雅茹從小脾氣不好,孩子要給別人教。」

會不會擔心孩子到新加坡當「高級台勞」?「我們在這裡工作,也是『勞』啊!」媽媽嚴肅的回答。「新聞報導說,台灣實質平均薪資凍漲16年,不出去,機會在哪裡?」她反問。

松園餅之屋第三代老闆曾偉直言:「8年前,台灣薪資對我們來說是高的,但台灣薪資凍漲16年,新加坡成長,台灣員工對我來說,就便宜了。」「我終於請得起台灣員工了!」

星國老闆給薪不算高
「年輕是最大本錢,我輸得起」

開平畢業生起薪多有新台幣2.4萬元;到新加坡三個月試用期後,對方提供約新台幣3.3萬元的月薪,其實不算高很多。

薪資誘因不夠強烈,雅茹與其他將赴星的年輕人,期待的是什麼?「開眼界!」雅茹回應了疑問,「年輕是最大本錢,我輸得起。」

在珍寶的800多位員工中,外籍勞工占近四成。該企業設計「千里馬培訓制度」,表現優異者,可成為重點培訓員工,僅18個月就能升上儲備幹部,薪水跳兩級。

去澳洲打工,澳洲政府只願發給30歲以下年輕人打工簽證,多數人一年期滿就離開,也難有升遷機會。但在新加坡,外國人從低階往上升,比比皆是。

在海外企業招手中,新一代正試著走出自己的路,陳雅茹是全班第一個出國的人,但絕不會是唯一。當台灣經濟停滯,每個人,沒有跟著停滯的權利。這是個案,或是「台勞時代」的序曲?還有待觀察,但我們祝福她,以及同樣勇敢放膽去闖的人們。

▲離家〉跑那麼遠去端盤子?
▲落腳〉第一次住宿舍、塗口紅、盤頭髮……
起跑〉兩年後我要升上副主任!

完整精采內文請見《商業周刊》1343期,全省各大便利商店同步販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