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業,是製造業中勞力使用最密集的產業,一雙球鞋要產出,要4百人碰過,複雜度比手機高,一支小米手機生產只需要經過一百個人力。按理來說,這應是最難被機器人取代的產業,但竟在此時最先被革命。一張Nike下在墨西哥的訂單,撼動運動鞋供應鏈,千萬不要以為這只是製鞋業的事!

國際勞工組織近期就提出警告,未來二十年內,五個東南亞國家超過半數的工作人員,將面臨著機器人生產帶來的高失業風險。從服裝到汽車製造業都難逃風暴。今日鞋業的問題,也同樣適用於台灣其他的製造業。根據統計,製造業一年貢獻台灣約三成的GDP, 受雇人口約占台灣二四%,當製造業的競爭力不再,台灣損失的不僅是工作機會,股市市值、稅收、因外銷收入帶動的國內消費,都將被連動。

讓大廠鞋業訂單轉移的動力是什麼?當變數交會成洪流,它們正如何現實的「沖刷」掉台灣製造業的競爭力?

《商業周刊》經過半年追蹤,從台灣中部製鞋業的發源地出發,到人力天堂越南、中國,智慧製造發源地德國,採訪超過七十人,希望找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