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數千萬難民流亡全球,梅克爾收容了100萬人,
本刊走訪德國6城,從最反難民的德勒斯登,到將阿拉伯語列為活動官方語言的柏林,
記錄這項偉大抉擇背後,德國人的機會與威脅。

「看見他們每一個,我看到的都是錢、錢、錢!」
~70歲厄爾德鎮退休工程師

 今晚,被視為二次世界大戰的和解象徵——德勒斯登聖母教堂,選擇熄燈,由一片怒火照亮廣場。

「叛國者!」「恐怖分子之母!」上萬群眾上街大喊,一座頭像被掛在斷頭台上:「已預約,留給梅克爾。」(Angela Merkel,德國總理)

麥克風繼續喊著:「太可惜現在沒有集中營!」「警察起義!趕走他們!」這是德國右翼團體PEGIDA(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運動)現場。

這夜,城市裡的文化建築、場館全都熄燈,不願意做PEGIDA集會的背景。

同時街頭另一側,上萬人走來。

「德勒斯登不是只有排外分子!」「要真心!不要煽動仇恨!」反PEGIDA的群眾高呼。歌劇院投射字幕於外牆:「德勒斯登該向世界開放」。

警方一字排開,隔開兩方,但煙火、水瓶已在空中飛竄。PEGIDA開始攻擊記者、警察、群眾,宣稱要讓難民從德國境內消失。

「我們做得到!」相較英國4年只收2萬敘利亞難民,2015年9月初梅克爾宣示接收難民無上限,讓歐盟各國大感吃驚,丹麥一度關起與德國相連的鐵公路,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批評:「她瘋了!」

度過金融危機、希臘債務危機的梅克爾,竟因此首度被黨內質疑不適任,民意支持度掉到3成。

僅僅兩個月,電視畫面從拍手歡迎的志工,換成舉著斷頭台的極右派,與各地煙硝四起的衝突。

官方預估2015年將迎來100萬難民,打破德國紀錄。「歐洲難民危機是比兩德統一更艱難的挑戰,」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在全國演講中說。

2015年10月17日,德西大城科隆,市長選舉前夕,一名44歲男子對著女市長候選人喉部砍去,行兇後,他站在原地大喊:「我要保護你們!」

這位女候選人曾說:「我們將難民危機視作科隆的機會,」而成為極右派刺殺目標。陷入生命危險的她,在次日選舉中獲勝,成為科隆第一位女市長。

「這是一種新形態的恐怖主義,」德國《明鏡》週刊警示。2015年以來,對難民的攻擊超過600件,是去年3倍。大量死亡威脅寄向聯邦政府,近日警方查獲13人購買數公斤炸藥,要攻擊兩處難民營。

商周團隊,深入6大城第一手直擊

■ 德勒斯登:排外運動發源地、衝突最大

■ 柏林:德國首都,難民創新最多

■ 科隆:女市長候選人因支持難民被刺

■ 厄爾德:此區域215位地方官上書反對梅克爾

■ 弗斯登堡:為防滅鎮,積極迎接難民的3,000人小鎮

■ 萊比錫:13年專研德國排外主義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