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沙子進了眼睛,一張右翼份子做的Google地圖,
仔細標出近2千個難民收容所位置,目的是呼籲「起義」……

在德國首都柏林,我們跟著30餘台警車、救護車一起迎接「難民專車」。火車還沒停妥,難民們揉揉眼睛迫不及待站起,聞一聞身上流亡的味道,換上一件德國人捐助的長袖,排成一列緩緩下車。

其中,年輕男子占了7成。

檢驗身分後,他們搭乘不同的巴士、前往不同收容所。有的人一起跨越了整個巴爾幹半島,在生死交關中相識,登上兩台車後揮手告別。一位中年男子望著窗外,緊握雙手激動落淚。

他們是經濟的新血,還是麻煩?

一份對1,000位難民所做的問卷發現,有超過一半想要創業。創業潮對一國經濟帶來新動能,聯合國對土耳其的最新研究指出,接收240萬難民後,過去一年該國新創事業有3成來自敘利亞難民,全國平均薪資呈現正成長。

於是,當德國缺工職缺創史上新高,難民成為企業新希望。製造賓士汽車的戴姆勒總裁蔡澈(Dieter Zetsche)說:「在最好的情況下,(難民)可以成為下一次德國經濟奇蹟的基礎⋯⋯能夠完全離開原來的生活,絕對是幹勁十足的人,這種人,是我們賓士目前正在尋找的人才⋯⋯當你想到未來,就不會拒絕難民。」

德國雇主聯合會主席克拉默(Ingo Kramer)也認為,應盡早將難民整合入勞動市場,「但現在的做法是把他們關在收容所裡,這只能造成爭執和破壞。」

28歲的敘利亞難民伊亞德(Eyad)很急,他在國內就學了德文,「我們必須有生產力,否則德國人不會接受我們。」

32歲的難民及哈(Jihad)說,「如果真的想幫我們,就請把我們當正常人⋯⋯我們想要工作,證明我們對德國的貢獻!」他很想貢獻己力,「但法律、社會、政府的官僚,好像一道牆……。」

 「說穿了,問題是,他們是不是自己人?」
~43歲排外主義專家

除非親眼目睹,誰也不會相信這是德國的效率。這裡是難民在柏林的第一站:LaGeSo(柏林衛生暨社會局),也是卡住難民求生求工作、壓垮德國民眾對政府信心的場景之一。

清晨六點,離LaGeSo開門還有兩小時,零度氣溫配上夜色,數百人正在排隊,包括抱著女嬰的孕婦。難民把棉被、地毯統統裹在身上,現場穿插著嬰兒哭聲與成人叫囂聲。「不要插隊!」保全大喊。

這裡兩個月來衝突不斷,光是領號碼牌就要數天,領到號碼後,還要等待叫號才能登記,運氣不好要等上2到3週,有人等了2年才有庇護申請的答案。

受不了等待,有人爬上樓頂以跳樓威脅。

在現場協助心理輔導的諮商師拉斯(Barbara Rath)說,「無法置信這是21世紀的德國。」第一場雪已下,難民冷得發抖,現場志工試著自行開發App,利用難民手上的智慧型手機,加快行政程序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