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難民和移民高達2.3億人;在台灣,外來人口及其子女已占6.2
缺工少子化的國家,該把移動人口變成機會,還是威脅?

在網際網路時代,封閉自己只會使問題惡化。」
~德國總理梅克爾

恐懼,正在全歐洲快速蔓延。

此時,梅克爾卻甘冒眾怒,公開宣稱,她不會因為民意調查數字決定做法,唯一的標準是:如何解決問題。

她2015年底務實的將龐雜的難民問題拆解成國內、歐盟、土耳其等不同層次。對內,她強勢主導執政聯盟長期磋商;對外,透過歐盟峰會試圖重建歐盟邊界秩序,並飛往土耳其,嘗試在難民路線的源頭解決問題;對於牽涉到國際角力的敘利亞內戰談判,連中國都拉攏出力。

《經濟學人》認為,她採取務實又有野心的大膽做法;《新蘇黎世報》形容,她是少數以「價值領導」的政治家。就連她的宿敵,希臘前財政部長瓦魯法基斯都稱:「梅克爾的立場是歐洲幸運的預兆⋯⋯透過她的決定,我們重新證明了歐洲的人道主義精神。」

對於人們渴望的關閉國界,她呼籲誠實面對現狀,「在網際網路時代,封閉自己只會使問題惡化⋯⋯難民始終會找到方法到歐洲的。」

難民運用智慧型手機,搜尋最可能成功的逃亡方法,最新路線竟是騎著腳踏車一路往北,從俄羅斯挪威邊界跨越至北歐,因為在俄羅斯步行跨越邊界有罪,而挪威方嚴查汽車載運難民。

不只是難民,包括移民、移工,都透過網路找出路。且全球化降低移動成本,形塑出如今的大移動時代,人群如流水般往希望而去,最弱勢的難民因為求生本能,更是最不可擋的一群。

根據聯合國統計,包含難民與移民,全球移動人口高達2億3千萬人,亞洲自2000年起,每年平均成長2.6%,2013年移民到亞洲國家的人口,就超過7千萬人。

在台灣,包括外來人口與其子女已相當於總人口6.2%,10年間增加2個百分點,平均每年以增加6萬人的速度持續上升。

人口移動,成為缺工、少子化國家的機會,世界銀行報告指出,從窮國移入富國的人流,將在未來幾十年內重塑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