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難民跟你想的不一樣!解方也遠超過政府想像範圍,
本刊深入現場,帶你看高中生、大學教授,怎麼群起為難民找未來。

柏林給創業空間、德勒斯登推生活指南,
「難民專用」App什麼都有

就在德國陷入「到底能不能容納百萬難民?」的爭論中,解方,正從近580個組織中發芽,順著網路一路連進百萬難民的智慧型手機裡。

在對立、仇恨、不安之外,許多德國人發揮其務實性格,與難民聯手掀起一波「創新創業潮」。

從9月開始,「難民駭客松」(即一群人聚集在一起,開發科技、軟體幫助難民的創新活動)每週末在各城市舉行,難民、高中生、矽谷工程師等聚集分組,開發出難民專用的交通、生活、社交App:漢堡出現了即時物資需求通報平台、德勒斯登出現第一支難民用的生活指南App、波茨坦民眾打造了讓產官民共用開源平台,協助難民。

在創業熱點柏林,新創公司共同出資成立「難民共同工作空間」,開放給所有為難民創業創新的團隊使用;難民創業大賽要輔導十間新創公司、歐美工程師齊力建立難民程式學院(Refugees on Rails)、創投出資創辦難民專屬育成中心。同時,做為世界電子音樂之都的柏林,已有超過80家夜店輪流舉辦難民募款派對。

難民駭客松本來只是幾個朋友的聚會,最後成為300人、為期3天,十幾種語言的駭客松,連德國電信、歐洲最大軟體公司SAP、地方政府都主動尋求合作。

這些草根性的創新,從食、衣、住、行、育、樂提供了不同的數位工具,讓人手一機的難民能加入社群、加快融入在地生活,並聰明分配資源、減少政府負擔。德國史上第3次面對難民潮的考驗,也因此看見不同的可能。

難民版Airbnb發起者:
那不只是一個房間,而是開始第二人生的機會。

「這些房間我收過一些難民家庭,你們不會介意吧?」我們在柏林的Airbnb房東第一句話就說。行李都還沒放下,我們就遇見第一個難民創新:Refugees Welcome(簡稱RW)。

很難想像,在德國,已有130個家庭打開家門讓難民當室友,還有4,000個新註冊的空房在排隊。才成立1年,RW的網路平台已走入10國,在奧地利,也有120個會員家中住著難民。

「我其實不太懂那些『德國沒有空間』的說法,我的老家、整個小鎮空屋超多的!」RW創辦人卡庫西(Jonas Kakosche)說。Airbnb在各大觀光都市鼓勵在地人短期出租空屋的模式,平台上在去年只花10個月就新增70萬間空房,同樣模式,房客換成同樣收得到房租的難民,行得通嗎?

卡庫西用自己公寓的空房做實驗。他跟共同創辦人吉爾林(Mareike Geiling)一直想為難民做些什麼。他先寄信給親朋好友公開小額募款,沒想到兩個星期就募到了半年的房租,接著透過非政府組織介紹有需求的難民。

「那不只是一個房間,而是他們可以開始第二人生的機會,」吉爾林表示,在經歷了流離失所的逃難之後,大部分的難民心理、生理以及社會關係都有許多挑戰,一個能夠安定的居所、在地室友,即使只是1個月,也能解決難民融入的第一關。

確定效益後,他們立刻架起網站號召網路社群支持,第一個星期就有超過80人申請,願意把房間出租,「我們本來以為只會有年輕人,沒想到有很多退休夫婦,」吉爾林表示,甚至在9月收到右翼人士申請,說希望透過短期出租,進一步了解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