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央集權式的財政制度,看似不透明,其實數字遊戲不少。
源自巴西的「參與式預算」實踐經驗,或許可供參考。

代議政治失靈、審計把關失效,地方財政又不夠透明,這樣的問題並非台灣獨有。有無可形成對話、取得共識的機制?

近來國際矚目的「參與式預算」,就是讓公民直接參與地方財政資源的分配,提升財政透明度。包括紐約、倫敦、多倫多,全球已有逾1,500個城市都在做,連地方債嚴重的中國,如上海閔行、廣東順德、黑龍江哈爾濱等,不少城市也在實驗。

改善地方財政「黑暗死角」
提出預算前,要先問民眾意見
 

目前參與式預算發展最成熟的地方,也是最早發源地,就在巴西南大河州的首府愉港。1996年,聯合國人居會議把愉港的參與式預算,選為全球都市治理最佳實踐之一。1989年僅千人參與愉港的參與式預算,隨著影響範圍擴大,《經濟學人》指出到了2012年南大河州已有約達百萬人都加入預算制定過程,相當於每100人就有9人挺身表達意見。

參與式預算,有幾個特點:一、地方政府行政部門只扮演諮詢與協助角色,僅市長有否決權,市議會僅能建議,不能更改;二、在預算計畫提出前,先廣泛徵詢民眾意見,了解生活最急迫需要解決的事項,召開主題會議,再確定該年預算大餅分配的重點項目;三、決定預算大餅需要解決的主題項目後,再從民間團體中,挑選適合參與預算委員會的成員,最後做成預算提案,送交市長及市議會,做最後決議。

如果市長否決預算提案,經預算委員會2/3多數決議,則可推翻否決案,強制行政單位,接受預算委員會的決定。

藉由這樣的程序,就能讓預算真正花在民眾最切身的事務上。

根據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萬毓澤研究,愉港的參與式預算有效將資源從中產階級社區,移轉到較貧困的社區,並且將資源導引到公共福利,例如污水處理設施的覆蓋率,從1989年的45%增加為1996年的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