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大舉外移,恩荷芬這個荷蘭南部小鎮不僅沒消沉,反而趁大企業人才被釋出,打造智力共享平台,加速轉型創新。 搭上火車來到荷蘭的恩荷芬。從中央車站走出來,很難不注意到安東.飛利浦的雕像。飛利浦電子公司由他創立。近百年來,荷蘭南部經濟、社會和文化領域,幾乎都由這個家族企業雄踞。 危機》產業外移掀失業潮 直至一九九○年代,全球競爭激烈,飛利浦製造部門萎縮,裁員三萬五千人。當時恩荷芬人口僅二十萬,影響之深實難估量。同一時期,恩荷芬另一主要雇主、商用車輛廠商德富也深受重創。 幾年之間,恩荷芬陷入停頓。這是舊工業城市的典型遭遇:雄厚的實力遇上全球化,轉眼間就被蝕空了。 鏽帶城市(編按:因產業外移沒落的工業城市),往往要經過幾十年掙扎才能復甦。但恩荷芬沒有消沉太久,反而迅速成為創新中心, 不僅以開放、合作的科技研究著稱,還擁有世上最複雜綿長的價值鏈。這裡也是創立和拓展企業的理想地點,目前從世界引入的研究人員達一萬九千名。正因如此,恩荷芬不久前在美國世界政策研究組織「國際智慧城市論壇」榮獲「全球第一聰明地區」的名銜。 回想當初,飛利浦和德富大幅削減本地生產,將生產地點遷至亞洲,然而,恩荷芬一度弱勢,卻從未離場。豐富的人才資源,多年的工業活動亦為當地累積深厚的機械知識。 飛利浦和德富員工一直在深受保護的環境工作。世道一變只能另覓出路,不少人選擇了創業。於是,恩荷芬彷彿突然冒出一大群企業家。 突圍》智力平台加速創新 飛利浦有一個運作多年的研究部門「物理實驗室」。這間企業內部實驗室,一切都關乎專利,必須嚴格保密。然而,飛利浦將實驗室改名為「恩荷芬高科技園區」向全球開放,一方面對外提供服務,另一方面也尋求合作機會。 如今,恩荷芬高科技園區取得傲人成就。超過百家企業和機構進駐園區,擁有超過八千名來自六十國科研人員和工程師。二○一四年荷蘭專利申請項目有超過一半是由高科技園區的研究員提交。 高科技園區全面開放,二○○五年得到比利時與荷蘭政府資助,開設「霍斯特中心」,成立合作研究計畫。 霍斯特中心旨在開拓智力共享的平台,以大學的知識基礎解決企業專業需求。霍斯特中心每年預算四千萬歐元,其中過半來自企業。日後政府資助將逐漸減少,企業承擔的比重也會越來越大。 現在越來越多企業希望加入,因為公司內部革新永遠趕不上這裡的科研成果。霍斯特中心輻射出龐大的共享網絡,將各種機構連成一體,共同合作、創新和知識開發,不斷推出前所未有的技術和產品。 霍斯特中心的建立,表明開放創新成為飛利浦的信條,物理實驗室的定位亦隨之轉變,智力共享的第一步終於踏出。飛利浦有史以來首次敞開研究的門戶,歡迎競爭對手加入,成立聯合研究計畫。新創企業也受邀參與智力共享網絡。 恩荷芬一帶的科研機構也逐漸接受了飛利浦的新理念。 二○○二年,荷蘭IBM前總裁倫特庫斯就任恩荷芬理工大學校長,全力支持大學院校與高科技園區的聯合研究計畫。恩荷芬市長沙克司同樣致力推進開放創新。他走訪地方機構、企業領袖和任何智力匯聚的中心地帶爭取支持。 恩荷芬的飛利浦總部、工業大學和市政府齊心宣導開放創新的理念,智力共享的力量逐漸形成,也引來新的合作夥伴,其中關鍵的一員就是荷蘭半導體製造商艾司摩爾。 為了不斷縮小晶片規格,降低製程成本,艾司摩爾深明,要研發新一代晶片製造機器,絕對無法獨力承擔,於是開始從供應商入手,尋找機會。 為此,他們開始接觸英特爾、三星和台積電,爭取注資。現在,這三家晶片製造商已是艾司摩爾的最大客戶,五年共注資十四億歐元。 艾司摩爾已擁有龐大資金來源,但人才資源仍不足以滿足創新的需求。根據估計,公司未來需要一千二百位技術專家。然而,荷蘭甚至整個歐洲都沒有這麼多的人選。於是,艾司摩爾開展全球獵才,延展招聘網絡,最遠可至韓國高等科學技術學院。 轉型》供應鏈變價值鏈 艾司摩爾不斷研發設備,改進晶片製造,飛利浦重心亦逐漸從生產轉向研究和市場開發。不久之後,恩荷芬的供應鏈將慢慢轉型為價值鏈。兩者有何區別呢?在傳統供應鏈中,生產商負責設計產品,詳細制定產品每一元件的規格,並確保供應商能以限定的時間和成本,製成合乎規格的元件。而在一條價值鏈中,供應商除了履行傳統職責之外,還要擔任生產商的研發夥伴,也會更早加入產品開發的過程。供應商的知識不僅用於產品設計,還有助制定最佳生產方案。換言之,這些供應商等於合作夥伴,能夠在製造過程中不斷為產品增值。 從供應鏈到價值鏈的轉變堪稱一場科技革命,而荷蘭企業家戴斯特即是幕後主腦。他成立自己的第一家公司Sioux。初成立時,該公司主要為兩大客戶生產元件。一個是飛利浦,另一個則是艾司摩爾。公司最初的運作無異於傳統,先了解產品規格,繼而投標,最後在客戶監督下生產元件。 「之後,一種新的互動形成了。」戴斯特回憶道,「我們也開始動手做一點研發。」這一轉變,始於電子顯微鏡生產商FEI主管人員法斯特諾與戴斯特的一次接洽。 當時,FEI已與飛利浦合力開發一種小型顯微鏡,但並未推出市場。原因在於,公司一貫服務專業研究人員為主的高端市場,但這款顯微鏡是為低端用戶而設,一旦開售,公司定位可能因此混淆。於是,Sioux找來另一機械電子公司NTS,與FEI形成合作關係,繼續研發這款顯微鏡,最終成功生產並推出市場。然後,再度進行技術調整,生產改良版本,並為新款顯微鏡創立新公司,由FEI、Sioux和NTS共同持有。新公司負責顯微鏡的市場推廣和實際銷售,屢創佳績。 自此,Sioux就被視為創新先驅,不斷有新產品找上門來,尋求合作研發的機會。 Sioux及其多家供應商證明,他們不僅能分別製造元件,還能成功產出全新產品。「供應商」內涵已生變化,遊戲規則也逐漸打破。這是一個新型企業生態圈,裡面有大大小小的公司和研究機構,共同承擔科技開發的高昂成本,合力應對高科技製造的挑戰,而共存方式只有一個,就是智力共享。 戴斯特認為,艾司摩爾、飛利浦、FEI等大型企業將越來越專注於生產鏈的起始(技術研發、產品原型、概念認證)和終端(推廣與銷售);成熟而專精的生產商則負責製造主要元件,如德國鏡片技術公司蔡司為艾司摩爾提供必要組件;至於外觀設計、結構調整等問題,視為生產鏈的中段,這一過程由Sioux這類公司來主導協作。「就是這樣,」戴斯特說:「供應鏈進化成價值鏈了。」

書籍簡介_世界上最聰明的地方

作者:安東尼.范.艾格特梅爾、佛萊德.貝克
出版社:寶鼎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2日

小檔案_艾格特梅爾

經濟學術語「新興市場」的提出者,創辦新興市場管理公司,並任公司執行長,目前在葛登羅斯科夫國際諮詢公司擔任資深公共政策顧問。

小檔案_貝克

財經及金融記者,曾任《荷蘭金融日報》副主編、總編輯以及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