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傷口像鞋裡的石子,你可以繼續走,但走路方式會變得扭曲,要讓自己未來過得更好,第一件事就是寬恕自己與傷害你的人。

阿奇爾.雷諾茲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四十八歲從軍隊退役以來,阿奇爾一直在大學橄欖球隊擔任助理教練,儘管他的精力充沛並帶了一點威嚇感,他真誠慷慨的本性仍使他深受歡迎。

一場喪禮,解二十年心結

除了他的妻子梅之外,親朋好友都不知道,他對父親抱持的怒氣已經嚴重到傷害他的情感生活。阿奇爾的父親過世時,他被要求致悼詞,他藉此宣洩了他抱持的部分痛苦,並顯示了他的智慧與勇氣。悼詞如下:

謝謝大家的蒞臨。

有些人認為我父親是個很棒的人。他總是人們關注的中心,生活中充滿了宴會。想要不喜歡他,可能有點困難。

從我的觀點來看,我認識的是一個酗酒的父親,一個不愛工作的男人,因為他糟糕的工作態度,家裡有好幾次斷炊。我認識的是一個害怕成為家長、丈夫與父親,並且經歷過五次失敗婚姻的糟糕男人。

在父母離異後,我與父親分開生活。我們一年不交談,變成兩年、二十年。當我們越成長,時間流逝得越快。

我的父親沒有出席我的婚禮。我三個孩子出生,我母親過世時,他也不在場。

許多人勸我與父親和解,他們不了解,父親絕不討論他的問題。「爹地,你和媽咪之間發生了什麼問題?」他的答覆永遠與問題無關:「紅襪隊表現得如何?」

在我父親被診斷出癌症後,我妹妹露西兒懇求我與父親對話。由於癌症同樣奪走母親的性命,我對時間與生命的寶貴有全新的認知。所以我告訴露西兒:「如果爹地打電話邀請我去拜訪他,承諾不出現嘲弄的態度、不喝酒,我就會去。」

我確信他不會這麼做。然而,你猜如何?他打電話來了,開門見山問我:「兒子,你想要來看我嗎?」

經過與梅的長談後,我們決定帶孩子同行。我並不情願帶著孩子同行。我擔心的不是酗酒或體罰。我的不情願來自於父親很迷人,我知道他很快會贏得孩子的歡心。然而他將不久於人世,我不想孩子產生感情後,又因為他的過世難過。

四句話,讓原諒變簡單

我看見我爹地。他看起來就像自己的影子般消瘦修長且蒼老。我走過去,擁抱親吻他。他一言不發,但用我能感受到的力量回抱我,我們長久的注視彼此。幾分鐘後,我告訴爹地,我有個驚喜要給他。我帶著我的家人一起來了。爹地看起來很震驚。我問他,是否願意見他們。他點頭。我走到屋外,迎接孩子們與梅。

我最大的孩子衛斯理第一個進門。爹地差點跌下椅子──唉,這個可憐的孩子長得就像九年級時候的我。然後父親看見我七歲的女兒克莉絲蒂娜與害羞的六歲兒子提摩太。

我是正確的。他的孫子與孫女立刻喜歡上他。他們稱呼我的父親為超級老爸。他到第六次才聽懂,但當他聽懂後,非常喜愛這個稱呼,表現得趾高氣揚!我們拍照,訴說孩子們的故事,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當我們告別時,父親抓住我的手臂,將我拉近,在我耳邊低語:「我很抱歉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告訴他,對於過去我們無能為力。我們需要對過去畫下界線,從現在起向前走。

那次與父親會面不久後,我朋友羅德送我一本書,這本書告訴你,你能對他人說出最重要的四句話:謝謝你,我原諒你,請原諒我,我愛你。羅德送我書並告訴我,這本書改變了他的人生。

幾週後,辛蒂打電話來,告知我父親時日不多,我最好過去看他。當我進入病房時,他正在睡覺。他看起來並不好,我坐在床邊握住他的手。他醒過來,笑了。他問我為什麼來,我告訴他:「因為我愛你。」他說:「你知道我也愛你。」我說:「我很抱歉,我不是一個好兒子。」他說:「我很抱歉,我不是一個好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