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時,鄰居問道:「要去哪啊?」我回:「到樓下打道館。」鄰居:「怎麼還在玩(寶可夢)?!」

沒錯!相信這是許多寶友們會面對到的問題,怎麼還在玩?

我是個癌症病人,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化療,老婆要我多運動流汗排除體內毒素,雖然知道附近活動中心有台免費跑步機,但總覺得使用起來很無聊,大部分時間仍窩在家裡當宅男。小四女兒跟隨潮流,在我手機安裝寶可夢,立馬被我刪除,我告誡女兒,遊戲很花時間不要碰,後來經過一段時間轉換念頭,假如......寶可夢與運動結合呢?

運動流汗!我找到了玩寶可夢的中心思想!於是開始啟程。莫名繞了很遠的路,莫名熟悉了家四周圍的各個通道,為了抓寶、為了補給、為了孵蛋......。買個早餐也能走個兩公里再回家,一切都是那麼不可思議。

一次在大稻埕碼頭,抓寶後看著眼前一位正在抓寶的阿伯,阿伯猛然抬頭瞪大眼對我說:「怎樣!抓到了嗎?」這時一股濃烈暖流侵襲,感受到遊戲把彼此的距離拉得更近,往後如有機會我總是會像個正常人般與寶友們寒暄幾句,彼此交換情資,加油打氣。

一次在永寧站附近抓寶,協助寶友將雷達安置於書籤,隨即雷達顯示附近山上有大怪,寶友馬上遞了頂安全帽,一同騎到上山抓寶!寶友述說著他屆退年齡當司機載著五名家人到處抓寶很開心,我也分享我靠雙腿運動流汗開心抓寶的經歷。

相信寶友們各有各的生活與故事,而玩寶可夢只是調劑生活的一種方式。我也發現,大部分年紀大的寶友認真程度一點也不輸年輕人,他們只是想找人聊天,玩寶可夢剛好可以鼓勵大家走出來,走出框架,走出陰霾,相互取暖。

與寶友們各種不期而遇不勝枚舉,遊戲使彼此沒有年齡職業的界線,像個大孩子般玩在一起。於是開始為遊戲的中心思想補充「快樂」兩字,為「運動流汗,健康快樂」。至於寶可夢成績呢?雖然說成績還是很重要,但健康快樂更重要!您說是吧?(正努力騎腳踏車生產「幸福蛋」糖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