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點大蒜…」王瑞瑜招呼著同桌的客人。這種招呼方式是典型台塑宴客文化中一個小細節,和坊間勸魚勸肉的餐桌文化有明顯的不同。

從年輕時跑新聞,台塑招待所的牛小排就是宴客時必上的菜色。而隨著牛排的上桌,會附上一個小碗,裝著大約二十來顆的大蒜,大蒜是剝好皮的,頭尾切除,一顆顆晶瑩剔透,看似疊放的珍珠。跟王永慶、王永在這兩位台塑大家長吃飯,一樣是招呼著客人吃大蒜,到了王家幾位兄弟姐妹接班,這樣的文化依然保留下來。

以現今的生活水準,大魚大肉己經不稀奇,能吃到「正宗」的雲林大蒜,而且二十多年來,在台塑招待所的餐桌上風味不變,角色依舊,總是讓人懷念。過往的人與事,藉由大蒜的上桌,一一串了起來。

為什麼強調「正宗」?市面上能吃到台灣本土大蒜的機會愈來愈少了,在迪化街半批發市場,台灣大蒜一斤要賣二百八十元,西班牙、阿根廷進口蒜一百四十元,只要一半的價錢,斤斤計較成本的商家,自然不會用一倍的價錢提供台灣大蒜給你吃,加上還有中國大陸、越南的大蒜混進來,不會分辨的人早就吃不到台灣的大蒜很久了。

台塑的大蒜顆粒飽滿,一小口咬下有著水果的爽脆,入口進了喉間,一股嗆辣勁就上來了,甚至有微許的灼熱。按照主人的建議,是一口牛排一口蒜,所以一桌十人,準備個二十多顆的份量。台塑的管理以精準著稱,二十多年來大蒜準備的份量幾乎沒什麼變,變的是同桌的人有些是電視台記者,有些說下午要開會,似乎不敢放開來吃。

我是原本就愛吃生大蒜,二顆不嫌少,三顆不嫌多的配著牛排入口了,坐在我旁邊的王瑞瑜自然是從小吃到大的,大蒜也是小口小口吃著,沒有在擔心氣味如何。

與其說吃到好吃的大蒜讓人開心,更喜歡的是這樣的「台塑牛小排+雲林大蒜」的文化保留了下來,以及在宴客時勸進客人多吃一點大蒜,那種獨特宴客方式和主人的自信,透過時間沉澱了下來,成為一幅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