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喝咖啡的我,為了了解膠囊咖啡的大小事,在Google、臉書上查找相關社群,「就是愛膠囊咖啡」這麼直白的字眼在第一頁就跳出來了。

走進台北信義區吳興街巷弄,咖啡色招牌映入眼簾,這裡就是膠囊咖啡網路商店「就是愛膠囊咖啡」實體店面,也是台灣製的可填充膠囊杯品牌Sealpod,出貨到一百多國、聯繫海內外代理商的據點,產品去年更現身巴西電視台聚焦「膠囊咖啡回收」的專題報導。

「我的店叫做就是愛膠囊咖啡,第一個我沒創意,第二個我就是愛膠囊咖啡!」在南美洲長大的Molly,直率地對我說。

Sealpod設計理念,來自這位38歲的「膠囊咖啡控」Molly。她來自高雄,6歲隨父母遠赴巴拉圭經商,那裡正是台灣的「背面」、地表上離台灣最遠的地方。直到19歲,她才回台唸大學。

說話帶著外國腔的Molly,當初就是因為去逛了Nespresso設在阪急百貨的專櫃,就此愛上膠囊咖啡,自己一天就要喝三顆,在貿易公司上班,也想拿來款待訪客親友,「幾乎五分之一、四分之一的薪水跑去買咖啡!」

念經濟的她,覺得這樣下去開銷太大,於是很快動念,自己進口副廠的膠囊咖啡。從自己最熟悉的西班牙語的故鄉――西班牙的品牌代理起,現在進口足跡遍佈義大利、比利時、英國、澳洲等地。

另一方面,Molly笑稱自己喝有品牌的膠囊咖啡喝久了,「味覺會進化,會被寵壞」,不想放棄膠囊咖啡機的方便性,又想嘗試來自不同產地、不同莊園的咖啡豆,加上,國外這類可重複回填的膠囊杯一顆動輒上千元、最貴的要1500元,她決定自行設計、申請專利,找台灣金屬代工廠,製作出台灣自產、可重複使用的不鏽鋼膠囊杯。

憑著一股對膠囊咖啡的熱愛,加上多語優勢、貿易技能,公司從最早一個月營業額只有兩千元,到現在平均達到兩百多萬,有一半營收都是這顆小小膠囊杯的貢獻!

Molly除了經營膠囊咖啡愛好者論壇,也在YouTube以中英文分享各種咖啡機器的測試影片,吸引上萬人點閱。身為家中大姊,兩個妹妹都被她拉進公司幫忙,其他同事多半也是被她「洗腦」的朋友。今年初,她終於買下房子與妹妹同住,不用再睡公司了。

一顆小膠囊,讓即溶咖啡龍頭雀巢順利切入更大的研磨咖啡市場,在成熟的市場裡開創新需求;而這個台灣女生,如果遵循一般人的創業思維,或許開家膠囊咖啡館就能滿足。但她卻是把格局拉大,利用台灣的金屬加工優勢,再創造出一顆可重複使用的不鏽鋼環保膠囊杯,滿足了膠囊咖啡愛好人士想要自己決定咖啡粉的痛點。立足膠囊咖啡這個新市場,反向把台灣的好點子推向全世界,這就是咖啡文創產業很值得學習的一個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