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正彥,曾是世界職業國標舞前100名選手,他16歲才開始學舞,20歲就拿下職業賽冠軍,22歲得到人生第一個國際公開賽冠軍,在35歲退休前,擠進國際舞台。

這故事,是他參加商周學院「逆境力菁英班」分享的。

黃正彥原本是個沒有目標的專科生,在母親推薦下開始學國標舞,因曾經玩過樂器,節奏感好,他很快在舞蹈教室嶄露頭角,老師誇他是「十年難得一見的練舞人才」。

對國標舞熱愛,服役時認識了也是學國標舞的另一半,兩人一起開舞蹈教室,持續進修、比賽,賺來的所有錢,幾乎都投資在此。

「怎麼一點存款都沒有,這樣一直比賽、上課,該為以後著想啊!」原本支持學舞的家人,發現他把興趣當職業時,開始有了雜音,有一次當他向家人借五十萬元要出國比賽,家人終於按捺不住,說出了真心話;甚至,太太剛生產時,他身上全部的存款,只有六萬元,外界不解,他們不斷教課,為什麼連坐月子的錢都湊不出來。

因為,他們把所有積蓄都投入國際賽事。

「出國,才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別人有多頂尖,……,」黃正彥說,例如黑池舞蹈節(Blackpool Dance Festival),這個從1920年起在英國西北部舉辦的標準舞公開賽,是國標舞界頂級盛會之一,他們拚了命就是要去參加。但在國標舞的世界,亞洲人從來就沒有優勢,因為國標舞從來就不屬於東方傳統文化,沒有這種DNA的亞洲人,要得到國際肯定,非常困難,所以前六年挑戰,成績都不如預期,即便如此,他們仍不放棄,每次失敗回來,就埋首練舞。

因為,如果沒有進修上課、接受老師調整,舞技就不會進步,就會離進軍國際舞蹈殿堂的路途更遙遠,「很有可能練了一年,就只會有一公厘的進步,」他說,像跳舞時線條的張力、優雅身形、有力卻不緊繃的肌肉、輕鬆卻不垮掉的姿勢……,都需要專業老師指導。

連續六年,他們夫妻都赴英國參賽,即便成績不如預期,口袋不深,依然前進,終於他們在第七次挑戰進入了世界職業國標舞前100名,完成人生目標,整整九年光陰,都在這國際舞台奮鬥。2012年的亞洲巡迴賽,這對夫妻檔宣布退休、不再比賽,退休後他們開了dance168舞蹈教室,過去的咬牙堅持也開始有了回報:各類國際比賽裁判邀約紛紛上門,更多學生加入他們,幾年下來,他們也訓練出許多職業冠軍選手,提升台灣國標舞的地位。

黃正彥說,連續六年參加國際比賽沒有好成績的逆境,讓人沮喪,但是,如今回頭看,你會感謝當時無所畏懼、一直堅持往目標前行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