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上台後,最富想像力的大規模投資,當屬「亞投行」與「一帶一路」,尤其後者,剛在北京結束聲勢浩大的高峰會。

由於歐盟對相關條件的管理有所疑慮,英、法、德等國家沒有簽署相關聯合聲明,因此在國際上這並非沒有疑慮。

但是北京以「政治」夾帶「經濟」,能否立即獲利、或多久獲利,並不是北京的考量。因為,對於海陸兩條絲路地帶的長期介入,對建國後的中南海根本不是新鮮事。

埃及是一帶一路各國的典型縮影

早在1956年埃及獨立後沒多久,因為將蘇伊士運河及其附屬單位與地區國有化,得罪了原來控制蘇伊士運河英法兩國。這使得西歐各國開始對埃及發動經濟制裁,使得當年埃及豐收盛產的尼羅河流域棉花無人應買,眼看只能爛在田裡。

埃及得天獨厚擁有尼羅河肥沃的平原生產力、極重要的兩海間通道蘇伊士運河、以金字塔為核心的觀光旅遊業與豐沛的石油蘊藏。但重大的經濟問題是:埃及工業生產基礎薄弱,製造業也弱,連全部各種消費品的進口替代都有困難,大批青年人都失業,這個格局戰後幾十年到現在變化不大。

同時對抗西方與以色列的埃及當時將希望寄託在中國,於是埃及外交官求見周恩來。周恩來判斷這是一個擴大中國世界影響力的天賜良機,迅速以幾億人的市場消化了埃及的棉花,為埃及提供了大量經濟資源,安度了蘇伊士運河危機。

根據中方資料,1964年12月中埃兩國進一步簽訂經濟、技術合作協議,中國首次向埃及提供大筆無息貸款。在文革期間,儘管中國從中東各國召回大使,還依然保留了駐埃及的大使館繼續運行。

到了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國實質上向埃及提供了包括1000萬美元現匯、10萬噸小麥及3萬人份軍事裝備的無償援助,使兩國關係大幅提升。也可以說從那時起,北京早就使用這種援助手段介入中東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