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17日提案「防狼師條款」進入審查,將修正補教法第9條,要求補習班負責人、教職員工,要用真實姓名執業,若未改善,最重將面臨停招、撤銷立案。

但很不幸的是,這個做法可能有違憲疑慮。因為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而著作權法第16條1項規定,著作人於著作之原件或其重製物上,或於著作公開發表時,有表示其本名、別名或不具名之權利。著作人的衍生著作,亦有相同權利。

法律既然保護著作權人有表示其本名、別名或不具名之權利,憲法11條所揭示的其他三種表意自由,當然也應享有這種權利。推導出來,創作人以言論或講學的形式發表著作,使用本名或是筆名的自由,應該是一種著作出版的人格權。

如果文化部沒有禁止查良鏞先生不能用金庸這個筆名;或沒有禁止陳喆女士使用瓊瑤這個筆名,那有什麼理由禁止補習班老師用筆名呢?這對於創作者的人格權有一定程度的扼殺。

憲法11條以外,憲法23條也規範了比例原則,也就是說,這種法令所要保護的法律上利益,與對補習班老師權益造成的損害要有所衡量。

除了要有適當性原則,又稱「合目的性原則」,國家所採取的手段,必須是有助於達成目的的措施。採取的手段,與所想要防治侵害之間要有明確因果關係,光是這一點可能就無法通過。

知道真實身分能有什麼作用?

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老師的真實身分,與他是否可能是狼師,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學生與家長知道劉毅本名叫劉曉山,難道就表示清楚此人平日的行為操守?兩件完全不同的事如何混為一談?

一旦學生被教師性侵案件發生,具有強制處分能力的刑事程序不用說了,甚至受害者只要依民法188條起訴補教業者,求法院判命其負起雇用人指揮監督不周,造成侵權行為的連帶賠償責任。此時補教業者應該交出所雇用老師的資料,並與受害者對老師一併求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