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作家黃麗燕前不久摔倒,用手支撐地板,眼睜睜看著右手粉碎性骨折變形,當場痛到崩潰在地上滾來滾去。他說自己有幾個很深的體悟,一定要與讀者分享。

首先,整個醫院統統都不是人。病人沒辦法當人,叫你脫褲子就脫、叫你吃藥就吃,別管什麼人的尊嚴了,好起來才重要;

醫生也不是人,他們不能有太多一般人的同理心、同情心,他們需要在最高壓緊急的時間下,作出對病人最好及合適的安排,幫病人開刀、清創傷口、打鋼釘,如果他們因為病人叫痛喊疼嚎哭就停止治療,倒楣的是病人。

開刀當下,黃麗燕只求醫生快點把她弄昏,因她一聽到醫生說鋼片要怎樣從哪裡穿到哪裡,她就快耳朵流血了。「我卑微到什麼程度呀,快點開刀!快麻醉我!不要再講了,我痛到齜牙裂嘴,流無目屎了~」

手術後她開始了漫漫的復健療程,然後她又說:「物理治療師也不是人啦!」

作復健前一天,她一定會做惡夢;隔天,物理治療師先叫她泡溫熱水,把筋骨鬆開,接著要她自己扳手,當然她無法扳,因為超級痛。這時物理治療師想也不想就扳下去,讓他尖叫崩潰,痛苦地拳打腳踢。「不要用你的腳踢我喔!」物理治療師還會很冷靜地制止她。

「真的不是人,沒感覺、狠著心才能幫我凹手…,」治療師必須這麼作,否則黃麗燕的神經就會萎縮、筋骨硬掉之後更麻煩。所以每次復健回來,她就像回到人間。現在黃麗燕真心體悟了「健康真好」四個字,復健之路還很長,也許還要3-6個月。

「其實,他們都是菩薩下凡……好在有他們,不然,我不可能還在這裡跟你練肖話。台灣的醫療環境,真的非常非常可貴,」原來,她口中說的「不是人」還有這層意思。

聊到這邊,小編就跟她說:「不過,您還是要交稿喔~否則專欄會開天窗的!」「$#@!(^&,啊你也不是人啦!」黃麗燕氣呼呼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