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一個頭兩個大」,顱顏畸形的阿福嗎?他叫杜德福,今年已經二十歲了。

最近見到阿福是兩年前,我到阿福家探視,他已經長成青少年了,母親疼愛依舊,父親不幸因肝病去世,大姐則在至善支持下完成專科學業。

阿福,是至善基金會的菩薩,為至善開啟了服務越南貧病童的道路,也造就了今日的至善,這是17年前我來到至善,從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到來。

20年前初嚐爆紅滋味,但…

1998年6月,阿福出生不到七個月,便遠從1700公里外的越南中部廣治省古辰村飛抵台灣,赴長庚醫院進行兩次馬拉松式的手術,阿福原本膨出比一張臉大的右頭顱縮小了,鼻子從雙眼中間移回正常位置,唇裂完成修補,臉上的大窟窿消失了,他可以正常呼吸、吃東西。

還給阿福一張平凡的臉,背後推手叫做中華至善社會服務協會(今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前身,以下簡稱至善協會),當時阿福的影像透過媒體大力傳送,引發台灣民間善心,短時間內2000萬捐款湧進協會。

1999年7月,阿福二度來台接受手術,手術順利,他帶著眾人的祝福返回越南。

但,至善協會卻因這筆巨額捐款分裂了,媒體熱度在阿福離開台灣後就降溫,但鮮少人知道「阿福事件」如何影響,以及改變了一個成立未滿五年的年輕非營利組織。

我現在想娓娓道來這個塵封近20年的失敗故事,是因為時值至善年度募款計畫又要啟動,作業過程中我細細檢視至善的所為與價值,內心百感交集,「20年過去了,至善不僅還在,而且還不愧廣大捐款人的期許。」這個寶貴經驗,是一個血淋淋的危機管理個案,對非營利組織和營利企業管理者,都深具學習意義。

因為,爆紅是給有準備的人,近年台灣社會常常爆紅商品,甚至是人物,但公司沒有做好準備,空有滿手訂單,產能不足出不了貨,引起消費者反彈反而影響商譽事件時有所聞。

至善協會於1995年成立於台灣台北,創辦人是一個幼年遭逢越戰逃難到德國的越南和尚-善山師父,一個美國人,以及一個法國人,三個在台灣學中文的外國人。三人在學期間到越南旅遊,途中遇到一個媽媽抱著啼哭不止的孩子,一問之下知道孩子生病了但沒錢治病,他們趕緊去幫孩子買藥,沒想到返回時,孩子已經病死在媽媽懷裡。

這個悲慘經驗促使他們返台後成立協會,協會取名自《大學》: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至善有著促進世界達到真善美的崇高理想。他們選定越南中部孩童為服務對象,因為這裡是越戰主戰場,美軍灑下大量含戴奧辛劇毒的藥劑,使這裡的孩子先天畸形與精神疾病特別多。在善山的帶領之下,協會在台灣募款,透過與當地佛教寺院合作來幫助孩子。

善款運用引發分裂,如何重拾大眾信心?

但2000萬鉅款如何運用內部有分歧,有人認為應該「專款專用」於阿福,有人認為可以去中國鄉村做更多服務,理事會與理事長衝突無解,既有服務停擺。

茶壺內的風暴更延燒到外部,攻擊協會的黑函滿天飛,而且還跨海飛到越南,一來讓越南政府視協會為暗中資助佛教組織意圖顛覆政府的國外組織,二來是讓台灣捐款人對協會公信力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