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65歲的慈禧太后縱容極端主義的「義和團」,帶來「八國聯軍」;117年後,36歲的卡達埃米爾(國家領袖)塔米姆(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被控扶植伊斯蘭極端主義派,釀成「六國斷交」。慈禧終身未出國門,闖禍尚可歸因於無知;塔米姆卻自小放洋,深諳外情的他卻也讓卡達四面樹敵,實屬奇事。

卡達算是「中東的新加坡」,在週遭阿拉伯各國一片保守中,唯有卡達相對開放,從半島電視台、卡達航空到舉辦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皆是卡達和週遭阿拉伯國家與眾不同之處。事實上塔米姆從繼位時就顛覆了傳統。

在阿拉伯世界,父死子繼乃普遍現象,但塔米姆繼承卡達領袖卻有兩特點:一是他父親在世時就退位。2013年塔米姆之父才61歲,卻宣佈退位,將權力正式交給當時才34歲的塔米姆,創阿拉伯世界君王未死即退休的罕見例子。

二是塔米姆非長子:他是第四個兒子,也是父親第二任妻子所生。2003年他卻被宣佈為王位繼承人,他的兄長反而被跳過,「廢長立幼」亦是罕見。宮闈之事,諱莫如深,外界只能以塔米姆之父「傳賢不傳長」視之。

塔米姆雖生於卡達首都多哈,自小卻受西洋教育:他在英國讀貴族中學,上英國軍校,能說流利英、法語。他喜歡運動,是英超豪門曼聯球迷,國際網球公開賽時,他常是座上賓。他還曾被拍到和埃及前國防部長一起打保齡球。

熱愛體育也成為塔米姆帶領卡達走出去的武器。卡達舉辦2022年世界盃足球賽,就是塔米姆親自領隊爭取而來。他也是卡達國家奧委會主席,2005年他成立卡達體育投資公司,持有足球豪門—法甲的巴黎聖日耳曼股份。近年來卡達成為國際大型運動賽事及職業球隊的金主,皆有塔米姆之功。

體育也是塔米姆爭取年輕人民心的工具。他認為教育和體育是年輕人關心的議題,這位阿拉伯世界最年輕的元首掌權後,大量任用年輕官員,他的內閣成員有1/6不到45歲,外交部長和他一樣不到40歲。

塔米姆在西方輿論眼中是開明人物,如《金融時報》曾形容他「自信、開放,但也精明謹慎」。2013年他掌權時,鄰國沙烏地阿拉伯90歲的國王發來賀電。事實上自2007年起,沙國和卡達就因邊境問題而關係緊張,全靠塔米姆從中斡旋才未令兩國關係惡化。因此塔米姆繼位時,沙國國王的祝賀,對卡達實有重大政治意義。如今兩國斷交恐怕也是當初塔米姆始料未及的。

不過撇開政治爭議不談,卡達的經濟實力頗有可觀。這個全球最大液態天然氣出口國,成立的主權基金達3350億美元,在塔米姆主政以來,到處投資著名國際企業。據《彭博新聞社》統計,如今卡達主權基金已是德國福斯汽車(VW)最大股東,持股金額116億美元,卡達皇室還持有德意志銀行9%股份,他們要求德國金管當局將上限放寛至10%。

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卡達主權基金還曾與英國投資銀行巴克萊(Barclays)120億英鎊的紓困。它在紐約曼哈頓區還持有86億美元的房地產。

這次卡達被「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骨子裡是沙烏地阿拉伯教訓卡達。在沙國看來,卡達表面上和沙國和好,暗地裡卻支持沙國對手伊朗,還暗中資助極端主義扯沙國後腿。儘管卡達否認這些指控,不過沙國聽不進去。論財富與政治影響力,沙國遠在卡達之上,因此卡達想靠銀彈化解這次危機恐非易事,這恐怕是塔米姆上任以來最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