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文章前,我們先需要了解下列三項專利的不同意義

①新型專利:形狀、構造、裝置與其組合
②設計專利:視覺、外觀、樣式
③發明專利:前人沒有作跟我很類似或一樣的

在這幾天台灣的智財圈內流行一個故事:有一位大學在職專班的學生設計了金魚茶包,因為找了專利事務所給錯的建議,而造成悲劇。就是該所只申請該技術方案的新型專利-這不是最適合保護本案的專利型式,他們沒有提出構成本案最重要技術特徵、最合適的設計專利申請案,以致於之後被其他公司申請的設計專利所獨占,這位設計天才同學只能回家抱棉被哭。

筆者感覺有必要把這個相當離奇的故事調查清楚,因此就到主管機關智慧財產局的專利公報調查了一下,得到了相當犀利的結果。

如果事務所的專利代理人或專利師,真的接受了本申請案代理工作的委任,卻沒有給出完整的建議,導致申請人有損失,那麼應該要對申請人的損害賠償責任。其請求權基礎為民法544條,「受任人因處理委任事務有過失,或因逾越權限之行為所生之損害,對於委任人應負賠償之責。」

但在專利公報上所查到的本案、專利編號M404836名稱「改良茶袋」,在該案的資訊欄上代理人一欄是空白的(下圖),這表示該案在申請階段時,並沒有請任何一位我國專利師法規定的代理人處理。

筆者推測,這位申請人可能只是去找了一間“他認為是的”「事務所」問了一下相關問題,但並沒有把這件案子的代理業務交給對方,最後委任契約也沒有成立。

若契約沒有成立,那麼事務所豈有責任要提示申請人應該具體申請哪些專利類型?難道專利師或專利代理人應該有讓人凹免費諮詢的義務嗎?在專利公報上沒有看到代理人協助處理本案申請,就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正因為沒有專業代理人,本案說明書的撰寫與檢索「相關前案進行迴避設計」的工作也沒有做好,原創者付出了相當慘重的代價。由於我國專利法上規定新型專利採形式審查,嗣後再用技術報告的方式,由智慧財產局的審查委員再對本案「可專利性」做一個評價,確認這個專利權是否真的值得保護。

遺憾的是,本案新型專利的技術報告遲至2014年12月才出爐,審查委員一口氣就找到了3個高度接近的前案,使得本專利所申請保護的10個請求項,已經全部都不具進步性。也就是說因為已經有非常像的作品在這個世界上,這份專利所表彰的權利已不值得保護了。

被原創者指控的廠商,當然可以振振有詞的利用這份,已經無法主張權利的新型專利作為基礎,繼續研發該廠商自己所衍生出的新型與設計專利。

回過頭來,在這個悲慘的故事當中有什麼可以給後來者汲取的教訓呢?

由於申請人的財力與成本失衡的問題,在申請階段並沒有請到一間很好的事務所,未曾寫成一份能有效行使權利的專利說明書與請求項,以致於全部的專利都在為他人作嫁。這彷彿是經濟學上的馬太定律的專利版:「有錢的人會更有錢,窮人就只能更窮」。但是為了搶救爾後的千百個類似金魚茶包的專利,還能使用什麼手段加以平衡呢?

筆者強烈建議,台灣各學校內的創作者數量甚多,他們的特性就是才華洋溢、創意十足,但缺少必要資金支持大量精緻的研發,以及申請相關專利。因此在專利相關研發路途上,若要平衡他們在業界內已經賺飽的競爭對手,可以比照論文獎學金,將這筆錢給予專利受到高度評價者。

此外,政府可以出資成立類似助學貸款性質的基金,幫助學子化創意為創新,補助其專利申請的行政成本。甚至可以進行相關勞務採購,聘請負責的高品質專利事務所,由主管機關指派並分攤其人力成本,協助莘莘學子把技術方案專利化,而有效地給予知識上的支援,讓類似這次的憾事永不再發生。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在學青年的豐沛創意構想,是台灣經濟與文明思想上的瑰寶,政府與企業應該盡力使其智財化,才能使得台灣經濟發展永續成長。這位年輕的設計人才構思方向或有不備之處,但是萬不可讓這樣的遺憾繼續下去。

台灣目前在世界上的技術發展已經滯後,只有更多鼓勵在學青年的創意,才能在我國催生比爾蓋茲與馬克佐伯格,讓台灣經濟與產業發展找到下一個春天。

--------------------------------

本文作者2017/6/9親自回應網友提問內容,因為太長,補充在這裡

有人貼出收據,並且如此回答。「該案說明書文筆圖式應非素人所為。代理人欄位空白可能是因當初簽約省錢只委託撰寫而自己送件申請。該學生並非凹免費諮詢服務。」

這種委託無照人員撰寫說明書,在97年專利師法通過施行以後就是非法的,依法沒有代理人資格不得執行專利業務。權利人找的這間所謂事務所,在資料上顯示並沒有國家認證合格的專利師或代理人在執業,甚至也並未以事務所方式經營。被抓到的話,按照專利師法32條這種情況是要判刑,嚴重時要抓進去關的。

只委託撰寫而自己送件申請,要做完整智權布局的責任應該由這個無照的代理人擔負嗎?

在主管機關的網站上有很明確地把所有具有代理人資格的人員都列出來了,即使是所謂事務所找上學生,學生難道不應該盡一點查證義務嗎?

「技術報告為有人申請才會製作,遲至2014年可能是因為看到有廠商申請的案件而想要主張權利才辦理。技術報告引證1為葉片形茶包,通常知識者應該不會認定葉片和魚類『高度接近』,可惜審查官這麼認為。」

新型不處理外觀問題,只處理功能問題,不能把設計的觀念在此主張。葉片和魚類在所想要達成的功效上「高度接近」,審查官的觀念在法律上並無違誤,本案一開始沒找有照的專利代理人做完整規劃的智慧財產權布局,就已經是鑄成大錯。

權利人當初想要省細條,結果變成開大條,這才是以後的創作者最該引以為戒的。

大人的責任是什麼?難道一切都是學生的責任?應該是要政府與學校更多推廣專利申請相關的知識,並且設置公益基金補貼學生申請專利的申請費,並且推薦合適的專業,具有資格的專利代理人。

這個故事給我們社會大眾第三人的啟示是,申請人是一位才華洋溢的設計人,卻對我國專利制度極度陌生,也無力分辨說明書到底寫得好不好,省錢是申請人最重要的考慮,結果找了非法的無照的代理人導致全盤盡墨。因此相關制度的重新設計與推廣能否有效施行,可能是我國未來相關創新是否能走得下去的重要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