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一蘭拉麵」正式開幕。不到一週前,才因為購買6千元伴手禮,就能優先入座引發爭議,意外讓這家名店的討論度一夕倍增。

1993年成立的一蘭拉麵,過去10年營收成長將近3倍,去年度營業額逼近150億日圓(約新台幣50億),將豚骨拉麵打破地方口味的限制,從九州走入東京、再跨向香港、紐約。

不論送餐加麵,店員捲起竹簾,從座位前的小窗口進行,甚至不用面對面接觸。《商業周刊》記者實測,在台灣分店吃到的味道,仍和日本當地如出一轍。

今年53歲的社長吉富學,一帆風順的背後,卻是他置之死地的頓悟。

時間回到2004年,一蘭成立11年,15家分店營收突破30億日圓,成功進軍東京。在海外奔走的吉富學,一回到日本,辦公桌上迎接他的,卻是30封員工的辭職信。

其中帶頭四分之一的員工求去的,不只是他最信任的第二把交椅,更是他從小學就認識的好友。昔日稱兄道弟的夥伴,像是刻意挑釁,選在一蘭總店的附近開起了新店。

吉富學對人性的信賴,在一夕之間徹底瓦解。他不明白,對於屬下,他從不吝惜有福同享,為何卻落得眾叛親離?他留下妻兒不辭而別,從九州到六百公里外的京都,準備自我了斷。

「經營者的不安與孤獨,一直籠罩著他,」吉富學的國中好友浦野玲二,曾對《日經Business》透露。從高中時代起他便打工貼補家計,上了大學更因爸爸重病,提早經濟獨立。大二時爸爸臨終的一句話,確立了他的人生方向:「雖然我們家沒錢沒勢,但你適合做生意,要善用自己的頭腦才是。」

他賣光名車,重新定義成功

遇上「一蘭」二字,則是生命中的機緣巧合。1990年,一手創辦的派遣公司已上軌道,吉富學買下了自己光顧10年的老店一蘭招牌。原本的店主老夫婦,因為健康因素無力經營,卻希望將30年的店號維持下去。他為了一蘭孤注一擲,一號店開幕一年後,更斬斷自己的退路,將派遣事業出讓。

「社長很有創意,他的創造力會觀察到常人看不到的細節,」一蘭海外公關花井伊織說,一個個隔開的味集中座位,就是吉富學當初不顧反對堅持執行的點子。

一蘭靠著吉富學源源不絕的創意,業績蒸蒸日上,但他身在高處的孤獨感也越來越強烈。不但他自己一擲千金,員工的報酬分紅也超乎常識水準。他一人坐擁法拉利等七輛名車、遊艇、賽馬名駒,一出手就是上千萬日圓,卻也填不滿心中的空虛,直到30封辭職信出現。

「少了吉富,我們可以賺得更多!」事後反省,他揮霍金錢,也不吝於分享物質的成就,卻也將一蘭的存在,與金錢畫上了等號。

選擇重新開始,他出脫所有的名車遊艇,開始大量閱讀。2006年,一蘭頒布了全新的經營理念:「重視員工的內心,所有的目標與言行不應從『欲』,而是以『愛』為出發點。」

雖然是拉麵連鎖店,吉富學卻把員工定義為「知識勞動者」。一蘭的福岡總公司、東京辦公室都設置了圖書室,還有專屬網頁,讓員工貼文分享讀後感。吉富學尤其看重「研究」,不論是針對麵條,湯頭或醬料,每一個元素都有各自的研發團隊。

近幾年一蘭積極在全球各地找點,光是為了搶進台灣市場,就足足布局了5年時間。從商圈、店面面積、與房東的契合度,都要仔細評估。海外團隊負責打頭陣選地點,呈報社長後,每家分店都必須由店長親自場勘。

「人要成長,靠的是與人、事、書本的相遇,」也許對人才成長的執著,才是隱藏在一片片竹簾背後,一蘭真正的競爭力。

※ 完整報導,詳見《商業周刊》1544期
※ 本文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