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再次謝謝大家關心,我們目前得到非常多的支持,不論是心理層面或是物質層面都讓我們感受到大家的愛,真的很感激今天還能在這裡,跟大家說事情發生的經過。歡迎大家分享文章,也許能因此就救了誰一命! 

我們很幸運的火災當天比較晚睡,所以第一時間就知道是四樓起火,但緊急電話999是叫我們待在室內,因為我們在 22 樓很高應該燒不到,後來一開門隔壁鄰居說火在他家廚房,我們濕毛巾護照和皮包抓了就跑,但一開逃生梯的門,看到所有人都下意識往上跑的狀況下,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知道天台是鎖著的,同層樓距離起火點最遠的鄰居開門看到我們,就叫我們倆進去。

我們就在他們家待了一個半小時,從開始有新鮮空氣,我還可以好好跟在吉隆坡開會的先生保持通話,到後來只有一扇窗有微薄的空氣,我跟他說情況不妙,開始看到火燒上來了,我們可能要衝下樓了。

最後房間佈滿白黑煙的時候,我們靠在窗邊最後打了一通緊急電話,他們說立刻逃離建築物,我最後確認一次逃生梯沒有火只有煙,就跟妹妹說把外套弄濕,跟著我,我們要衝下樓,煙已經濃到我基本上看不到她,連走到兩公尺的廚房弄濕衣服都嗆的我們本能衝回窗戶,最後吸了兩口已經不新鮮的空氣,我們就摀著口鼻,一路摸黑,真的好險我住夠久,也曾經爬樓梯上下樓過,才可以很迅速地一路摸黑摸牆壁衝到逃生梯。

當時,火還沒有燒到同層樓電梯走道,所以確實毒煙就是最大障礙,濕毛巾真的幫助我們一路走到底,因為至少我們沒有立刻被嗆昏,一摸到逃生梯欄杆,我們就一路往下跑衝滑行,一路上我一直叫妹妹名字確保她在後面,然後也叫她不要被地上的人絆倒嚇到,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

終於在感覺無盡的樓梯與毒煙中,我們在大概5、6樓遇到了消防員,真的當下就覺得得救了!妹妹倒在消防員懷裡,被消防員扛下去,而我還可以自己走,還嫌消防員走太慢,我想快點到有空氣的地方,再下兩層樓,我們就可以完全呼吸到新鮮空氣了,之後一路上就被消防員攙扶、出大樓時保護頭部,然後到急救區,馬上給我們純氧,我們才真的確定我們安全了。

之後被送醫院急救嗆傷的部分,我們都是有意識而且自己走上下救護車和醫院,醫院繼續給我們氧氣、照肺部X光,確保我們沒有呼吸困難,血液溶氧量夠高,八小時後才放我們走,走之前護士還幫我們買衣服、食物和叫車,全部免費提供,我們真的很感激,公公婆婆之後就來接我們出院,一路回到他們在劍橋郡的家。

打這麼多跟詳細是因為我想強調,我們在上面待了一個半小時,但是整個從22樓到1樓逃生過程不到5分鐘,真的是因為我們一直保持異常冷靜,所以當我們鄰居在濃煙中全部都崩潰大哭、尖叫和禱告的同時,我還在 google 高樓逃生,觀察火勢延燒的狀況,下定決心就是要往下衝,就不能有任何遲疑還有哭喊,因為一哭就會吸入大量濃煙。

我們很幸運的是,火還沒有燒到走廊,所以還能走到逃生梯,真的要提醒住大樓或是大樓上班的大家,平常至少走一兩次逃生梯,了解位置和逃生路線,這真的是在最後救了我們一命!生死關頭每分每秒都是關鍵,根本不可能還拿手機照明什麼的,而且濃煙中連燈都很難看到,一切只能靠直覺和手感。

這次的災難雖然燒了全部的東西,但我們能活下來就已經是奇蹟。非常難過的是我們的鄰居全部都沒能逃生,我們有護照有錢有手機有家人有地方住,真的已經很謝天謝地,套句媽媽跟我說的,就重新開始吧!很少有人有這樣的機會可以一切從零開始,這條路還很長,謝謝每一個你的關心與陪伴,也請大家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因為意外隨時都可能發生,不要吝嗇自己的關心與愛,因為到最後關頭才想說,都可能沒機會說出口了,謝謝你們與我們同在,有你們真好!

【作者簡介】

作者 Naomi Li 於台北出生長大,2010 年前往倫敦攻讀博士學位,博班畢業後嫁給英國人並且定居英國。從 2011 年開始即居住在這次發生大火的 Grenfell Tower。本文獨家授權《商業周刊》,引用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