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旬,《商業周刊》採訪團隊來到香港。

颱風剛過,烏雲籠罩全城,銅鑼灣的一棟大樓外牆上「祝賀香港回歸二十週年」霓虹燈飾,在灰暗的天空下閃爍。

但,此時的香港,感受不到一絲慶祝氛圍。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最新調查顯示,僅三五%的香港人自認是中國人,三十歲以下的香港年輕人,更只有三%認同中國人身分,創下二十年來新低。

經濟數據卻呈相反走向。陸客占了香港觀光客人數逾七成;中資來港上市(IPO)募資金額占到四成,使香港成為世界第一大新股上市地;中國來源的資金占香港直接投資(FDI)近八成,使香港成為世界第四大吸納外資的市場;香港失業率才三%,幾乎是全民就業。

旺角的中國大媽變少了
錶行老董:它來得太快,跑更快

接受我們採訪的金融、零售、地產業香港人都同意,香港經濟這二十年來若非中國人、中國錢的挹注,不會順利度過二○○三年SARS疫情和二○○八年全球金融海嘯衝擊。

那麼,香港人面對中國,為何越來越不開心?

我們來到旺角彌敦道,從最直接受惠於中國的零售業找答案。這裡有陸客最愛的「金藥妝」各大零售商,一字排開的周大福金飾、莎莎美妝、高華大藥房招牌,成為旅客最熟悉的香港街景。

但,自二○一四年十月以來,香港零售業收入連續二十六個月下跌,去年更創下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危機後最大跌幅,和二○○三年開放中國旅客赴港自由行以來的「黃金十年」相比,「香港零售業最好的時候,已經不會回來了!」成立逾六十年的香港九龍表行董事總經理黃錦成感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