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聯總裁徐重仁閃電宣布退出全聯,官方說法是退休轉身,但依我看,卻是「被退休」的無言結局,這也無疑宣告了徐三年半前策馬入林,誓言幫全聯董事長林敏雄發動的這場流通業二次革命,以破局收場

我斷然不能同意,徐意外下台,是一句「年輕人太會花錢」失言風波;或吳念真盜圖事件,攪動鄉民反撲聲浪所導致的結果。因為,這不可能是一個營收規模千億元企業,思考主帥適任與否的決策理由,戰場上,主帥必須下場的理由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犯了戰略錯誤的兵家大忌。

究竟,徐重仁犯了怎樣的戰略錯誤?林敏雄又為何非得做出停損的抉擇?

這必須得從2014年初,全聯歡喜相迎徐重仁加入經營團隊時,雙方設定的戰鬥目標說起。這個目標其實很明確,林敏雄對徐重仁下達的任務指令,是2020年將全聯推向上市掛牌;徐重仁給林敏雄的承諾則是,在這6年內,將當時年營收不到800億元的全聯,擴大到2000億元規模,取代統一超商集團成為國內流通業龍頭。

不過,徐重仁的一連串改造戰略,表面上店數成長、店型光鮮,但實際上卻是讓林敏雄心急不已,甚至在2015年4月接受《商周》專訪時,對於記者詢問全聯上市計劃一事,回應「之前確實有想過啦,但最近真的沒有計畫!」,推翻他自己在2014年底媒體餐敘上,公開對外界表示「2020年,我跟徐總裁都過70歲,到時應該會申請IPO」的說法。

湊巧的是,全聯上市之路受阻,壞了林敏雄上市套現這盤計畫,背後原因其實徐總裁自己早就破梗了,正是他曾經批評年輕人的那句名言:「太會花錢了!」

是的,我說的是,徐總裁在全聯這三年半,犯了「太會花錢了」的戰略錯誤。

事實上,徐總裁「太會花錢」的習慣,林敏雄在他上任剛滿一年時就曾吹過哨,吹哨的原因是,徐上台不到半年大動作開記者會,端出與IBM合作建置資訊系統的第一個轉型計畫,這套系統五年得花費超過三十億元,對於還在獲利邊緣的全聯來說,絕對是一筆大錢。

執行不到一年,林敏雄即以該系統「水土不服」為由,擱置後續投資,這也導致林敏雄後來跳過徐重仁,找來當年統一超第二號戰將謝健南加入全聯。換言之,對於總裁「太會花錢」,大老闆林敏雄不但吹哨,實更已找來備位人選,對徐總裁做出各種明示暗示。

很顯然,對於像徐總裁這樣,出身統一如此大型集團的專業經理人,這套大投資大成長的經營理路,並非水電包工起家、篤信「省一分錢才是賺一分錢」的林敏雄所能毫不保留同意的。

麻煩的是,已上轎的徐總裁沒有退路,一來不能讓「流通教父」英名毀於此役,加上不能讓落來的小七幫抬轎人馬沒有舞台,徐總裁只能持續加碼,從附有停車場的全聯二代店越開越大,到攜手日本阪急BAKERY計畫蓋冷凍麵糰廠,乃至於搶下宜蘭傳藝中心打算經營不賺錢的「公益」事業,再再都讓林敏雄冷汗直冒,最後不得不拿回「完全尊重徐總裁」的這張支票。

當然,對經營者來說,花錢其實事小,有本事賣好幾個億豪宅兼開銀行的林敏雄,也不是沒有看過大錢,但最是怕是花錢如打水漂,一去不復返。

至少有兩件事,是加深林敏雄對於徐總裁「太會花錢」的看法。一者是在徐重仁的背書下,林敏雄曾投資徐家父子創立的資廚iCHEF一百五十萬美元(約合台幣4600萬元),但換來的卻是一家董事會運作失靈,連徐總裁自己都跳船的公司。

另一則是目前仍是未爆彈傳藝中心營運,徐總裁為搶回這個當年在統一超總座任內親自催生的「Baby」,再次把林敏雄拖下水,開幕前園區整建費用一路從2億元追加到3.8億元,每年少說還要支出1.5億元營運成本也就罷了,傳藝自全聯接手後,除農曆春節連假靠抽汽車,開出入園人數創新高的紅盤,由於招商營運頻頻突槌,還遭國旅的遊覽車業者串連抵制,這半年來人氣竟如溜滑梯般滑落,導致進駐商家無利可圖,據知暑假過後,已有超過十家廠商醞釀不惜違約也要撤櫃。

「長的漂亮是本錢,把錢花的漂亮是本事」這兩句全聯經濟美學廣告的經典文案,或可更精準點出徐總裁下台的問題:錢不是不能花,關鍵在於有沒有花的漂亮。至於,批評年輕人愛花錢的失言風波,或吳念真盜圖的危機事件,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那一、兩根稻草。

【作者簡介】

尤子彥,《商業周刊》副總主筆,商周學院「大店長講堂」主持人。集結平面採訪經驗,深入鑽研服務業經營方略,亦為《大店長開講1、2》共同作者。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連結回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