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交接儀式上,英國國旗降落,中國國旗緩緩升起的那一刻,潘智鍵才出生不到四個月。

如今,他二十歲了。從小到大的生命歷程,記憶回歸以來,中港關係如何從融合走向矛盾。

「小時候讀中國歷史,歷朝歷代的演變,就覺得自己也是中國人…,那時候還不會認真去想,自己到底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

他記得,2007年,十歲那年,班上同學都收到一份一樣的生日禮物:香港迪士尼樂園全年免費遊園券,各界忙著慶祝回歸十周年。隔年的北京奧運,更把香港人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推向高峰。

「印象中的國家好像很強大,」潘智鍵回憶,自己也曾守在電視前,幫中國選手加油,「課本會告訴你,我們是中國的一部分,要跟祖國休戚與共。」

但,又一個十年過去,原先對國家的美好想像,卻逐漸變調。

潘智鍵的家,位於香港新界北邊的天水圍,從這裡往北望,一江之隔就是深圳。

每天上學途中,他坐在雙層巴士上,只要往窗外一看,就能看見河畔的另一頭,深圳的高樓一棟棟拔地而起。二十年前,那裡還是一片平地,現在卻成了中國最富有的城市,GDP即將超越香港。

「深圳樓蓋得那麼高,向北很容易就看得到,好像中國對香港的壓迫越來越厲害,變成一種威脅…,大樓好像一直要往這邊蓋過來。」

「大家很擔心,如果把香港、深圳同城化,把新界東北變成深圳人的後花園…,我們原本的特色,會不會就這樣失去了?」

他擔憂,兒時印象裡的香港,有天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巴士在雨中緩緩前進,抵達終點站上水。

這裡是中國入境香港的第一站,中國錢來了,他常光顧的小店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連鎖賣場,拖著行李箱的水貨客,忙著搶購奶粉、藥妝、電器。

「以前搞不清楚,這個地區居住的人也不是這麼多,為什麼能開那麼多店?後來才知道是中國的遊客來爆買,因為距離太近…。」

走在商場人群中,他聽到的是中國各省方言,講廣東話的香港人,反而變成少數。不知從何時開始,連念小學的弟弟,都開始用普通話學中文了…。

離中國越近、認識越深,他內心的抗拒就越強烈。尤其2014年「雨傘革命」後,更讓他看清彼此差異,「北京政府強行用它那套價值觀,套在我們香港年輕人身上,令人感覺非常不好。」

「我在香港出生、在香港受教育、接受香港文化,本來就是香港人。」他語氣堅定地說。

回歸二十年前夕的香港,下起連日大雨。

走出商場,潘智鍵抬起頭,看著灰壓壓的天空說,「不覺得現在的氣氛很剛好嗎?好像看不到什麼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