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49歲,香港第一大理財顧問公司康宏集團主席。

1997年香港回歸時他正在創業,隔年,他加入成立五年的康宏,協助康宏從一家只有十多人的小公司,發展成大集團,至今在香港、中國已有逾三千五百名員工。

一踏進王利民位於香港北角的辦公室,就看見兩張黑白照片,擺在他座位後方,照片主角是香港所剩不多的老店鋪,和他身旁窗外的高樓景象,形成鮮明對比。

座位正前方,還有張香港歌手黃耀明「達明一派」的演唱會海報,一把鮮明的黃色雨傘,直立在海報右下方。

王利民的形象,和典型的香港金融人很不一樣。

他因為支持佔中,被中國網民在微博上攻擊,要他滾回香港,不要賺中國錢。去年康宏約有12%的理財顧問收入來自中國。

我們問他,難道不怕因為立場,丟了中國市場?

「有些事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他長嘆一口氣後,笑說,「如果擔心香港會變更差,那我今天想說話的就趕快說吧,免得明天就不能說了。」

他認為,支持佔中,是希望香港仍有表達多元意見的自由,事後雖曾遭受「壓力」,還有人提醒他最好少說話、把海報撤下。

「以前香港就算是殖民地,我們也不會怕說什麼會得罪英國、得罪英女皇,沒有怕這些東西的,但現在為什麼這樣呢?這是一種倒退嘛!」他質疑。

而他的秘書,在一旁有點著急地說,「我以為今天不是要談政治的…」

王利民感嘆,不過二十年,中國不只砸錢買下香港樓房、企業,連人心都快給買去了。

投身金融業逾二十年,看著來港設點的金融機構,從外商變一片中資,他說「香港是一個資金自由進出的市場,不可能去限制誰進來,必須一視同仁,但如果說中港要融合,就代表我們得全盤接受他們的『潛規則』,這是好奇怪的事情…,」停頓了幾秒,他補充,「我們不是懷念英國,是懷念留下來的制度和精神。」

「我們的遊戲規則必須堅守,如果香港變得跟上海、前海(位在深圳西部的特區)一樣,那根本不需要存在。」

看待未來,與其悲觀,他仍願相信,只要香港人堅守原則防線,長期累積的法治、制度、資訊流通等優勢,並非中國任何城市能一夕取代。

「我們不怕外來的威脅,是怕香港人把自己給出去。」他堅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