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探討香港回歸中國二十年來的變化趨勢,《商業周刊》團隊赴港採訪,有別於受訪的香港人多數對未來悲觀:零售業者說,「黃金十年」暴賺的陸客財不會再回來、金融業者說,香港「國際化」正被「中國化」取代、大學生說,香港的本土語言和文化被侵蝕……但,香港證券交易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松,卻告訴我們另一種觀點。

「我對香港非常樂觀,香港可做的事太多了!」他說。

兩年前,港交所找來熟悉中國金融體系的巴曙松,協助推動中港股市互通機制。他因此從美國搬到香港,連當時念小學的女兒也來香港唸書。

這是巴曙松第二次到香港定居。2001年,他曾在中國銀行的香港風險管理部工作,相隔十多年,他認為,香港扮演中間人,連結中國與國際的角色依然不變。

他說,二十年前,香港難說是「國際金融中心」,比較像是區域中心,但這二十年來,香港抓住了國際資金對中國市場有高度興趣的機會,中國企業透過香港對外募資,國際資金藉由香港進入中國市場,使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也因此,港交所上市公司總市值,二十年成長八倍;中資來港上市公司數,二十年增加九倍。

但中資在香港資本市場的比重越來越高,不乏「中資in,外資out」的說法,尤其香港前十大券商已從二十年前的歐美資本天下,變成如今的中資券商占了前十大的九名。對此,巴曙松強調,雖然中小型企業的IPO(新股上市),中資券商占優勢,但大型企業在港上市仍由外資券商主導。

他並指出,過去中國企業需要的是國際資金,如今他們需要的是國際化布局,中國人、中國企業海外資產配置需求逐漸提高,因此香港新的增長點,在於媒合中國資金和海外的金融產品,成為中國錢「出海」的第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