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九日那天我出差回來,剛下飛機,手機就傳來一則好消息:『「親愛愛樂」絃樂團在維也納國際青少年音樂節,拿下首獎。』

這訊息讓我感動不已。我想起,2013年深冬開車穿越蜿蜒的山路,抵達南投縣仁愛鄉親愛村的親愛國小採訪的事,那時,親愛愛樂還沒成立,親愛國小兩位老師王子建、陳珮文夫妻為了帶一群原住民孩子學小提琴,以課後社團方式,讓孩子練琴。

那時,他們才拿下全國音樂比賽冠軍,「全國冠軍」,夠厲害了吧,誰能想像,三年後的他們,還能更上層樓,克服萬般困難,飛到維也納,擠進國際音樂殿堂。

看著臉書上孩子們的合照,穿越時光隧道,想起當年我見到的這群孩子,他們都還很小,對陌生人都還有一種莫名的羞澀,如今,他們在外國的街道快閃、表演,和外國青少年互動,那種自然、自信的神色,讓我驚訝。

【孩子篇】

饅頭。他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孩子,當時,我跟著他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他在路燈下嘗試著拉出薩拉沙泰的「流浪者之歌」,我還記得他走了好個音調,偶而琴聲還會破掉,但我真的對破音的「流浪者之歌」很感動,腦海中響起小提琴大師帕爾曼的「流浪者之歌」,仿佛看到長大後的饅頭,不再走音。

他為什麼叫饅頭?王老師告訴我,他每天早上都會問孩子:「你早餐吃了沒?」,饅頭告訴老師:「有」,老師再追問他吃什麼?他每次都說:「饅頭。」,但後來老師才知道,他其實都沒有吃。

山中琴房。這間教室是學校的閱聽教室,教室的弦窗上掛著好幾把各個地方募捐來的小提琴,王老師是修琴高手,不能用的舊琴,他會想辦法讓它能用;這間山中的教室,窗外的深綠讓人感到寧靜。

害羞的台柱。她是小庭,個性害羞,她常躲著練琴,不讓老師發現,但,一起練琴後,就變成台柱了。

自己的琴自己搬。為了讓孩子琴藝進步,兩位老師會利用假日,帶著孩子下山到南投草屯去學琴,不管年紀多小,琴有多大,老師說,自己的琴要自搬。

山下的家。這是兩位老師在草屯買的房子,讓孩子下山學琴有地方可以住,後來,有些孩子考進草屯國中音樂班,也把這裡當成宿舍,假日大家擠在房間中練琴,格外温暖也更有默契。

傳愛。王老師經常會帶孩子到處公益表演,這是在台中的一場公益演出,老師希望讓他們學習付出,因為這一路走來,幫助他們的貴人很多,他們也要把這份愛,傳出去。

【老師篇】

背影。孩子每天在學校練琴、寫功課到九點多,王老師買一台小巴,把孩子一個一個送回家,每回車一停下來,就會聽到田埂深處傳來的狗吠聲,山上部落很多地方沒有路燈,王老師用手機裡的手電筒照路,把孩子送到家門口。

王老師的招牌菜。王老師的拿手菜是什錦炒飯,其實,這些飯菜都是學校營養午餐的剩菜剩飯,經過王老師的「巧思」,變點花樣,只要「長」得和午飯不一樣,小朋友就會吃得津津有味了。

大家的阿母。假日下山學琴時,孩子會在「宿舍」打通舖睡覺,陳老師像媽媽一樣,幫大家蓋棉被,現在已經是六、七十口的大家庭了。

手工琴。不止帶孩子學琴,學美術的王老師還自學自製小提琴,帶部落的家長一起製琴,他也經常在工藝教室教小朋友們如何做一把小提琴。

【環境篇】

惡水上的村落。親愛國小位於南投縣「楓葉的故鄉」奧萬大旁的親愛村,濁水溪穿過村子下方山谷,夜色來臨前,惡水上的琴聲,格外動人。

為了拍一張照片。為了拍攝在叢山峻嶺中的親愛村,村長請村民(右)騎著摩托車載我到對面山頭取景,山路很陡坑洞又多,一邊是陡峭山壁,一邊是深不見底的斷崖,感覺這趟行程是冒著生命危險來的。

山上的冠軍。三年前,這群孩子在學校附近的山林中留下這張合影,如今,照片裡的孩子都長大成熟了,還出國比賽拿下世界冠軍。

弦樂團兩兄弟。他們練完琴後,阿公沒時間來載他們回家,兩個人就沿著山路,邊玩邊跳的跨越濁水溪上的路橋回家去,放下小提琴,他們依然是蹦蹦跳跳的淘氣男孩。

【作者簡介】

程思迪,第十一屆卓越新聞-新聞攝影獎《台灣海岸浩劫》得獎者。在聯合報期間,曾兩度各得到金鼎獎、吳舜文新聞攝影獎兩座。擅長紀實攝影與人物,細膩並生動記錄主角的生活點滴。熱愛自然環境,長期關注海洋生態,潛水資歷2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