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用這麼大的優惠吸引鴻海去投資,應該讓台灣重新思考,我們是否還要以「只會代工」為恥。

說只會代工,就是我們沒蘋果,三星那些全球知名品牌。但什麼是品牌 ?品牌就是顧客認同。在科技快速變革的時代,一旦產品過時了,顧客認同就不再值錢。Nokia 與 Motorola 手機都曾享有極高品牌價值,如今呢?

什麼是代工?行銷與製造分流,製造才稱代工。因此代工很強,就是製造很強。行銷與製造看來未來還是會繼續分流,目前並沒扭轉跡象,因此只要台灣依然擅長代工,我們製造業就會很強。

大家都說未來是 AI 取代人力。嚴格說,是新的智慧財取代人力。但新的智慧財也需要人去創造。很強的製造業,一定是建立在超強的智慧財之上。像鴻海、台積電,在美國都是專利大戶。反而是宏碁、HTC,即使在品牌全盛時期,在美國申請的專利也沒那麼多。Nokia與 Motorola 賣掉手機部門,賣的其實是智慧財而不是品牌。因為智慧財比品牌的價值更長久。

品牌的汰舊換新可以樓塌樓起,因為顧客總是善變。智慧財卻不太能平地起高樓,比較像蓋房子,一樓樓往上蓋。當你沒有某種製造業,想從頭自己來,一定困難無比。

美國電子加工業外移已久,如今想要重頭來過,根本不可能。關鍵技術都已不在美國。因此寧願用超高優惠吸引台灣人去。

這件事的意義,就是台灣應珍惜自己「超會代工」的專長。代工可創造的附加價值也許沒成功品牌高,它提供的就業質量與穩定度,卻大大勝過品牌。代工也代表我們擁有許多跟製造技術有關的珍貴智慧財,不是別人可輕易取代,值得我們繼續耕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