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76年進入職場開始,我一直擔任業務(Sales)的工作。剛開始是一家小貿易公司的電子部門,總共不到10個人,兩個業務,我是其中一個。1979年3月,我進了惠普台灣分公司,擔任測試儀器部門的業務。

直到今天退休五年多了,我認為我還是在擔任業務的工作。不同的是,我已經從銷售實質的產品,轉為推銷觀念和概念。

與一般業務同行比較不同的是,我在小公司學的是游擊隊的叢林作戰方法;進入惠普以後,學的是正規部隊的團隊作戰方法。這種先學游擊後正規的經歷,對我後來發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加入小公司擔任業務工作,完全沒有任何培訓。部門老闆交給我的第一件工作是,到松山機場的海關(當年還沒有桃園機場),去清關領取一批精美的歐洲風景月曆。

當時公司爭取到全球知名半導體原材料公司,西德Wacker Chemie的矽晶圓產品的台灣區代理權。這是從事半導體前端晶圓生產製造的研究單位和公司必定要採用的原材料。

近年底了,Wacker寄來兩百份歐洲風景精美月曆,要做為送給客戶的新年禮物。這種月曆在今天,不是什麼珍貴的伴手禮。但在1976年,這種外國進口的風景月曆非常難得,客戶也都很喜歡。

這是我進入職場第一份工作的第一件任務,我一定要把它辦好!部門老闆也沒有多交代怎麼做,部門其他同事也都很忙,沒有人有這個閒工夫理我這個新來的。

我匆匆地騎著摩托車到了松山機場海關,請教了一位正在報關清關的年輕小伙子,就拿了一疊清關的報表回到公司研究如何填寫。

整整花了我半天時間,把所有表格都細心填寫好了,最後檢查一遍認為沒有什麼問題,我又騎上摩托車回到了松山機場海關,跟著長長的排隊人龍慢慢往前移動。

當時覺得有點奇怪,排隊的每個年輕小伙子,都斜背著一個公文袋,彼此都認識都很熟,邊排隊邊聊天。而且他們跟櫃檯後的海關辦事人員也都很熟,在輪到辦理清關的時候,都會彼此打招呼,聊兩句。

好不容易輪到我了,我把一疊表格遞進去,辦事人員抬頭看我一眼,然後低頭瞄一下這些報關表格,接著抬頭不耐煩的跟我說:「你是哪個報關行的?第一天上班嗎?也不搞清楚表格怎麼填,亂七八糟的。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拿回去重填。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