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預估撤退3萬人,最後撤退超過30萬!這項被史學家稱作「敦克爾克奇蹟」的成就,要歸功於英國民間船隻自發加入海軍徵召,不畏戰火、無懼生死,往返於敦克爾克、接駁士兵登上停泊於英吉利海峽深處的海軍戰艦,運回英國保存戰力,成為四年後諾曼第登陸的反擊基礎。

它稱不上戰役,卻是戰爭史上最大的撤退行動,而且是由老百姓營救軍人;它不被視為恥辱,因為活下去就是勝利、存活就有希望再起,這樣敗而不敗的態度稱之為「敦克爾克精神」,意思是身陷絕境卻不絕望,以死裡求生的意志、永不放棄的精神和膽量,同舟共濟,絕不投降。就像聖經裡說的:「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遭逼迫,卻不被撇棄;打倒了,卻不至滅亡。」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的新片《敦克爾克大行動》全球票房開出紅盤,顯然他做到了,將這個專屬英國傳統光榮的價值,普及於人性光輝的發揚。

戰爭激發人性黑暗面甚至消滅人性,卻也因此突顯人性光明面的燦爛。戰爭電影一向受到奧斯卡金像獎的青睞,諾蘭可望以此登上他導演成就的巔峰,贏得自己的第一座小金人,然而這部睽違三年的力作卻不是傳統的戰爭電影。《敦克爾克大行動》不宣揚英雄主義、沒有短兵相接血濺八方、沒有激烈肉搏遭遇戰、沒有槍林彈雨血腥殺戮、沒有屍橫遍野、沒有交代前因後果的劇情提要、沒有大明星演出的票房號召、沒有清楚直白的傳統三幕劇手法。

這部電影是諾蘭的大轉型,他的自我挑戰是「以簡馭繁」,身為非線性敘事電影的王者,諾蘭作者論的導演風格鮮明,他招牌的三條時間線同時出現,The Mole是英法聯軍在敦克爾克防波堤等待登船撤退的一週,The Sea大海是民船營救他們回家的一天航程,The Air是英國皇家空軍掩護保護他們的空中交戰一小時,義無反顧戰到耗盡最後一滴燃油。

戰爭是由陸海空三個維度組成,因此諾蘭安排每一條支線有三個角色,各自呈現戰時人性的探討。讓觀眾自己反思,英軍撤退優先於法國盟軍?逃命患難的友誼可以跨越國籍差異?戰爭創傷症候群/砲彈恐慌症的軍人,值得更多包容?明知成為戰俘比死還慘,犧牲小我要到什麼程度?活命的代價是否比戰死更難承受?擔憂被視為逃兵、敗軍、懦夫與求生存的本能有衝突嗎?因為愛與責任,軍人上了戰場,同樣也是愛與責任,將他們搶救回家,活下去的價值應該被看見。

導演要拍一個「非教科書版本」的史實電影

這是諾蘭第一部戰爭片,也是他第一部根據史實拍攝的電影,確實要尊重歷史,無法天馬行空、無中生有的創作,劇本區區76頁,當然迥異於過去他拍攝的科幻、魔幻、小說、翻拍經典或漫畫改編的電影。

所以拿《敦克爾克大行動》和諾蘭的前作《星際效應》、《全面啟動》、《黑暗騎士》做比較,完全就是不當類比,就像是拿歷史小說去參加科幻小說比賽。

諾蘭迄今只有兩部電影是自己完整包辦編導工作,不和弟弟或他人合寫劇本,就是本片和他的首部電影《跟蹤》,電影長度《跟蹤》最短、本片次之。《敦克爾克大行動》片長106分鐘,諾蘭為了專注聚焦在「敦克爾克精神」這個主題,而把「整個二戰」法軍的偉大犧牲和印度士兵受徵召加入大英帝國的卓越貢獻略而不提。

同時,他捨棄了大明星的加入演出,這和電影製作預算一億美元有關,本片預付他2000萬美元導演費和20%票房分紅,讓他成為影史最高薪導演,當然他要對得起票房收入,片子短可以多放幾輪,不用奧斯卡巨星演出可以把更多費用花在電影製作,況且要搶救的不只一人而已(咦,雷恩大兵?)

敦克爾克大撤退發生距今77年,英國家喻戶曉,阿公爸爸叔伯常常都會說,有點像是中日八年抗戰不屈不撓的梅花精神。身為英國導演,諾蘭選擇在自己的第十部電影劇情長片,把這極為個人的故事說出來。

7月30日是諾蘭的46歲生日,他22歲那年和當時的女友(也是他現在的老婆和他每一部電影的製片),在一位懂航行的朋友陪伴下,從英國出發搭船橫渡英吉利海峽,航向法國敦克爾克港口,由於天候海相惡劣,船行19小時才抵達,當時他就有了拍攝敦克爾克電影的想法。諾蘭的祖父曾服役於英國皇家空軍,於二戰時犧牲,父親老是抱怨電影沒有如實呈現空軍精神,我認為意指1969年《大不列顛之戰》和《倫敦上空的鷹》這兩部描述英倫空戰、敦克爾克的電影。

相同戰役在不同年代,總有不同的拍攝手法。麥可貝2001年執導的《珍珠港》,相同題材早在1970年就有電影《虎!虎!虎!》講述日軍偷襲珍珠港;柯林伊斯威特導演的《硫磺島的英雄們》和《來自硫磺島的信》,也是早在1949年就有電影《硫磺島浴血戰》。

對於二次大戰,各國導演都有自己的話要說,1997年義大利《美麗人生》,1999年荷蘭《失落的行李》,2002年波蘭《戰地琴人》,2015年丹麥《拆彈少年》,2016年挪威《國王的抉擇》,光是美國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就拍了四部電影《太陽帝國》、《辛德勒的名單》、《搶救雷恩大兵》、《慕尼黑》,身為英國導演的諾蘭,如果要講一個最英國最具代表性的二戰故事,除了《敦克爾克大行動》沒有其他。而他選擇的是他從小耳濡目染聽到的民間版本故事,而非歷史教課書上的樣板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