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工廠很怪,營業額掉六成,整間工廠卻像家一樣和樂融融。

去柬埔寨採訪前兩天,約到一家女鞋大廠足輝董事長連華榮,他在柬埔寨有廠,總部在台中市大里區,趕在出國前南下訪他。

他工廠並不起眼,隱身在一間寺廟旁邊,鐵皮屋門一開,哇,一眼望去都是埋頭工作的女員工,連董正在和英國知名女鞋品牌的Buyer談訂單;我坐在門口沙發上等待,抬頭一看,傳統日曆(就是每天撕一張那種)下有兩排數字,是今年上半年和去年上半年的較字比較,1439053 VS 2731466,沒有單位,看來應該是業績數字,去年跟今年相比,「幾乎腰斬」,我心中暗暗吃驚。

Buyer走了,輪到我了。跟連董坐在厚厚的原木長桌邊閒聊(對,記者都是用閒聊開場的,再慢慢加深採訪強度),他一邊削著鉛筆,一邊說話,我注意到桌上有一堆鉛筆,鉛筆用到盡頭,套上原子筆外殼增加長度,繼續使用,鉛筆是他從世界各地飯店、或演講現場拿回來的。

連董眼神閃亮,搭配中廣身材,精明中有著敦厚,而我,心裡一直惦記著那個「腰斬」的數字,這是怎麼回事?他會說嗎?

「要不要講一下台商的心聲?」我問,「蝦米心聲阿,就是「艱苦做」(很難做),」他說,突然他像吐苦水般吐露心聲:「我全盛時期20條生產線,現在剩8條而已,單子都被大陸搶走,你看看這有多微利......這雙鞋(順手拿起一雙黑色女高根鞋),當初我們一雙報價8.05美金,今年三月淡季,我隨便報,就報一雙7.05美元,結果,(Buyer)來跟我說,大陸報5.2,大陸出口關稅17%,柬埔寨零關稅,5.2加關稅和其他成本變6.12,他說要給我6.18啦,但是,我成本是6.35,這種價格,根本就賠錢,怎麼接?」

原來是紅潮啊!對媒體而言,紅潮議題,是過去式,報導出來仿佛事情已經結束;但對在國際上廝殺的台商而言,紅色供應鍊,還是進行式。

「大陸工資那麼貴,怎麼有辦法做?偷工減料嗎?」繼續追問。

「不偷工減料是不正常的,現在材料都要檢測,檢驗過才能出貨,他們是檢驗一套做一套,檢驗的東西,跟實際做的不一樣啊,甚至檢驗都用買的,都是大陸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