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冠德科技董事長鄭淳正父子,是很特別的一次經驗。

兒子鄭吉君是商周企業家俱樂部的學員,他是冠德科技副總經理,也是柬埔寨廠負責人,他老遠從柬埔寨來上課,就讓一堆搭高鐵來上課的同學驚嚇到了。接著,他在課堂上分享逆境,竟然是解決千人罷工,一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竟要面對這種連國際大廠都怕怕的事,當然更嚇壞一堆人,身為媒體從業人員,怎麼能放過這樣的題材!(報導請見《商業周刊》第1535期)。

真的,所有故事,都是從閒聊開始的。

「你怎麼會來上課?」(這是再普通不過的開場了),「我爸叫我來的!」鄭吉君說,「爸爸?」「對,他這輩子只看一本雜誌,就是商周!」「真的假的!?」(有嚇到,記者生性多疑,即便聽過這種天大的讚美,還是要再多問一句)。「真的,真的,他每個禮拜只要沒看到商周,就會一直找一直找。」他很認真的回答。

哇,我遇到鐵粉了!直到這次去柬埔寨採訪鄭董,才親眼得到證實。

這次的柬埔寨之行,其實反覆多次,商周之前做過幾次東南亞專題,都沒寫到柬埔寨,原因很簡單,它並不是台商、甚至是世界大廠的投資首選,不論地理位置、人口,經濟規模,都在東協十國吊車尾,即便它在金融面很國際化,以美元和柬幣為主要貨幣,外匯無管制,還是很少人會去。

但,冠德科技就是選了它,在柬埔寨蓋了最大電子廠,用高檔設備,吸引國際大廠前來下單,於是,在冷門地,建立全球第一的通訊電源基地,帶著這樣的角度,飛去柬埔寨。

鄭董很好辨認,第一眼就可以認出他,光頭、簡單到不行的穿著、短褲、舊T恤,還提了一個方形、像百貨公司贈品的包包,一直跟旁邊的幹部交代東交代西。

這好像是不少成功的老闆的正字標記,不注意穿著打扮,一輩子關心的,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坐下來開始「閒聊」,其實是想把他「走人少的那條路」經營心法挖掘出來。

談到一半,鄭董突然想到什麼緊急事似的,轉頭問兒子:「誒,現在商周怎麼那麼慢啊,傳好慢啊......是不是哪裡出問題,」,兒子趕快回答(對,老爸性子急,不快回答,他會一直逼問):「這樣好了,我在這邊先下載,再傳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