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所召開的課綱審議大會,針對文言文選的比例,引發外界熱烈討論。教育部會針對國文領綱草案內容,以及分組領綱審查的意見,從程序及內容,進行充分討論,作成最後決議。所有的審查過程和結果,也會完全公開。有課審會普高中分組委員表示過去太多歌頌唐宋古文八大家,都只是在「造神」,文章傳遞的思想並非現代社會所需要,更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不能只是因為「有名」或「主流」,就要選擇他們的文章。(新聞出處)

這位委員是個誠實勇敢,善惡標準在民進黨執政前後都相當一致的年輕人,這本身已經難能可貴。不過這段文字給人一種感覺,他真的有把每個唐宋古文八大家的作品,都讀過個幾篇嗎?到底這些人本身持甚麼思想?具體是否封建、保守、古板?發言者自己也沒有很強的把握,所以才會以「有可能」這樣的話帶過。(圖為臉書原文)

筆者大膽推斷,這批年輕的課綱審議委員們極可能全都沒有仔細研讀過唐宋八大家的生平與著作,甚至稍微注意一下這幾個人的一生都在幹嘛,就直接給予包裹性的徹底否定。

如果真有曾經把這個包裹打開一看,怎麼會沒有發現這八人其中夾帶著一個中國歷史上爭議極大,凡提到對國家制度根本結構進行風險極大的改革,一定都會提到的極劇烈激進的變法大師-北宋神宗的宰相王安石

歷史上北宋長期面對的局面與現在的台灣頗類似,除了在東北與西北各自面對始終無法擊敗的強敵外,本身社會經濟面向上也存在相當大的問題。所以,所有的士大夫知識分子,都在尋求擺脫這個被動態勢的富國強兵之道。

其中的佼佼者就是王安石,唐宋八大家在宋朝的其餘五人無一得能脫免,也都被迫捲入了王安石變法的這場歷史洪流當中。

在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二月,王安石任參知政事,設「制置三司條例司」,議行新法;中國歷史上首次全國範圍內浩浩蕩蕩的改革於焉開始。

本文無法一一論究王安石變法的細節,但總體來說王安石根本不需要被「造神」,神化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多餘的。現在細看王安石變法的一些要項,誰都必須承認王安石確實就是一個神級人物,或甚至就很可能活脫脫是一個從現代穿越到古代的現代人。

他所要設置的「制置三司條例司」,負責草擬變法的方案、規劃財政改革,並且製作國家的年度財政預算,其作用、高度近似現代國家的法務部與財政部。他主張只要刺激社會經濟規模的成長,即使不增稅也會獲得夠多的財政資源,所謂「民不加賦而國用足」,整個把財政稅收商業資本化。

王安石這樣子異想天開地,把西方國家18世紀才形成的學說拿到北宋來用,固然現在看來,因為欠缺各種科技文化社會背景支持、遭遇慘敗是必然的。但是,所有人對王安石的負面評價都集中在急躁、冒進、偏激,課綱審議委員所謂的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一點都不能適用於王安石!就憑王安石闡述過他毫無顧忌的改革理念「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這樣的改革決心難道不能把現在台灣大多數政務官僚給比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