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世大運結束,這場盛會療癒了台灣人的心。柯文哲則又證明了自己逆轉勝的功力。近六分鐘的閉幕演說,他被歡呼與掌聲打斷十六次,媒體民調翻升到六成,不少網友說:柯文哲可以直攻2020總統大選了。

急診室出身的柯文哲,他的「務實」來自於:他認清時機不由人,萬事難預期,他能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做決定,包含生死。「前五分鐘談判,最後五分鐘決定翻盤的……,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對我來講,事情遇到再想,所以都可以幾秒下決定,拖到最後一秒再下決定。」

這種特質,充分反映在他的政治生涯,從市長選戰到今日的世大運,他有在最後一秒,谷底「逆轉勝」的爆炸性威力,像個強運的賭徒。但習慣打短線戰,卻讓他在「長線」上,從大巨蛋案到塞車問題。始終沒抬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市政成績。

以下獨家專訪,我們將看到這位賭徒市長的信仰何來,他又是如何在世大運實踐信仰。難得的是,他看來更懂得善用外部專業,彌補沒有團隊人馬的缺陷。

以下節錄專訪內容: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世大運這次谷底翻盤,你覺得是靠什麼?

柯文哲答(以下簡稱答):要謝天謝地謝台灣人民!天氣好是第一個,如果要算個人獎,台灣阿信、功勞第一就是蘇麗瓊(世大運執行長、台北市政府秘書長),還有一個苦瓜臉,薛春明(台北市政府副秘書長),負責六十個場館如期完工又不增加預算,這在中華民國工程史上可列為奇蹟。

我後來有反省,這表示,公務員當他知道這件事一定要做好,他就可以做好,公務員會表現不好,是長官的問題!

還有很重要的是,民間力量,志工就一萬八千名,外面有一批很熱心的人士,裡面有很專注的公務員來協助完成。

問:好運、公務體系、民間力量,這三個影響成敗的比重?

答:「全有全無」,裡面哪個不對都完蛋,你可以想像來兩個颱風,把橫掃澳門那兩個移到台灣來會發生什麼事,完蛋!

問:你上任時不是說不想辦,是在善後?

答:如果是我來辦,不會在雙北空屋率很高的地方蓋選手村,選址地方就很奇怪,一定有什麼⋯⋯,坦白講我後來也不想打弊案,不想查了,查也沒用啦,每天搞那個都不用做事了⋯⋯啊算了(搖頭、擺手、嘆氣)。

問:你之前說,這次能成是用火中取栗戰術,什麼意思?

答:應該把世大運在柯文哲任內發包的費用調出來,沒有(花)多少錢。我不想花大錢,(但)花小錢做要有全新邏輯,其實還滿危險的。(我)想說給台灣年輕人一個機會試試看,所以冒著失敗的風險埋單,開閉幕的導演全部小於三十五歲,沒有去找成名的或好萊塢團隊來弄。你看我世大運開閉幕才用三.六億(元),聽奧用五.四億(元),問題是兩個規模差多大?

問:所以你很強調是用創投方式做事?

答:人家都說柯文哲是政治創投業,我們是滿冒險的,一個政治上的創投舉動。

問:這是國家大事,賭輸怎麼辦?

答:每天都很多人跟我說這個不可以做、那個不可以做,要連任了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說算了算了,我還是照我的態度去做,不行就回家當醫生。我發現,台北市長為什麼做不好,因為第一任想連任,第二任想總統,所以都做不好。

問:所以你授權蘇麗瓊跟外部品牌小組,是信任專業,也是賭?

答:我就賭一個東西,賭我們的官僚體系是可以用的,找一個深綠的秘書長、一個深藍的副秘書長,組成一個team(團隊)帶領文官公務員,所謂品牌小組只是負責廣告,實際作業還是公務員,還是公務體系。

問:找外部人還有別的原因嗎?

答:我把罵我們的(人)全部找來,我常說你要罵我們,那乾脆你來參加好了,把會罵你的找來幫忙,外面就沒有罵你的人了。

坦白講你要拍片,這種市府怎麼可能會有人?可是與其去找那種傳統大公司……,我倒覺得,這種大型運動會是給國家機會改變體質,何必照你那個方法去做?(中華文化總會秘書長)林錦昌說我是異星人。很像一個池塘優養化,要灌入活水進來,我就是那個活水。以前舊體系一定是找威肯、戰國策那些(公關公司)來做,可是我們是新品種,就把新的力量帶進來。

問:世大運辦完後民調回升,你怎麼想?

答:我最近有在研究,還沒很清楚答案,研究柯文哲民調很有趣,蜜月期這麼長,沒有一個人蜜月期十五個月,這麼高民調持續十五個月,然後也沒有人三個月崩盤(大笑)。找不到這例子。然後谷底八個月,還可以再爬回來。在台灣政治史上,民調從高到低,還爬得回來,只有一個人,這可以做專題研究。

就像2014選舉,贏的人不曉得為什麼贏,輸的人不曉得為什麼輸,兩年才慢慢看懂,喔,原來那次是一場世代戰爭,原來台灣是個分裂的國家,用四十歲當切線。

問:你會不會覺得自己總是短線能逆轉勝,轟轟烈烈,長期就讓大家不滿意?

答:義大利建國三傑,我寧可當加里波底,不要當加富爾(編按:加里波底靠志願者追隨其黨占領西西里國,傳奇色彩濃;加富爾為義大利首位首相,擅長外交斡旋),我要活在小說跟戲劇,不要活在歷史裡。我心目中兩個英雄,一個是切.格瓦拉,一個是蔣渭水。

你會記住那曾經在一個夜晚劃過的流星,但不會記得你每天看到的恆星、太陽。但林錦昌講得對,我們就是沒有團隊。但你要想,民進黨走了三十年,我們才橫空出世兩年半,你想怎樣?團隊要默契要磨合不是那麼容易。

問:你進市府這幾年,到底有沒有調整?

答:有啊,調整很多了⋯⋯,以前不需要溝通,在台大外科加護病房最多管到二百五十人的團隊,只需要貫徹意志,哪裡需要管理?不聽話,調單位,再不聽話,就開除。現在需要「道德領導」,我們要做一件偉大的事,裝得跟上人一樣(雙手合十)。

問:你說自己天生賭徒,醫師要很理性與數據,怎麼同時在你身上發生?

答:就好像是狗,有哈巴狗、秋田犬、西藏獒犬,醫師也有很大range(差異程度),你們忘了柯文哲是什麼醫師嗎?我是急重症的醫師。

我的職業生涯最大特色就是:不可預測,所以日後跟柯文哲對打,你要記得一件事情,「近戰」,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就是肉搏戰,因為這是他的生活。像世大運,秘書長一天睡兩、三個小時,我都照睡。對我來講,事情遇到再想,所以都可以幾秒下決定,拖到最後一秒再下決定。

問:是不是因為這樣,世大運到最後才有辦法扭轉?

答:不是,是到最後一秒,(我)都會抓住機會反擊。

▋本文擷取自雜誌《商業周刊》1556期封面故事,完整系列報導:
柯文哲評賴清德:我是扁鑽 他是長刀
賭徒市長 我的最大特色,就是不可預測
柯P放手給公務員 讓大家「一邊幹譙、一邊合作」
孤鳥院長 不拚大事,反收攏最多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