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5歲的孩子,穿著學校制服,從高樓上跳下。她留下的字條寫:「不用找我了,那就是我。」

做爸媽的一定很痛,如果時間可以倒轉,很多事情也許會不一樣。

我們決定幫孩子從一所強調分數至上的大學校,轉到一所比較正常一點的小學校。

不是因為孩子適應不了,是我們做父母的受不了。

變態的價值觀造就變態的體制,以愛為名的大人社會,其實是殘害人心的無形殺手。

換到小校的孩子,放學要寫的作業不再是滿滿一疊,不像之前種類繁多,連我都分辨不清。

寫完最基本的功課,老師會帶著孩子在操場奔跑。

我問兒子:你喜歡新的學校嗎?

「喜歡啊!操場很大,人很少。」

「還可以看到山,對嗎?」

「蟾蜍山。」他滿足的點點頭。

下午,父子倆在書店前小公園,玩翹翹板、鬼抓人、紅綠燈,笑聲穿越麵包樹,迴盪在半空中。

童年不應該是如此嗎?大人的集體焦慮別再害慘孩子了。

【作者簡介】

羅文嘉,水牛出版社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