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期商周報導,高中畢業生紛紛出走台灣到海外念大學,五年內人數成長翻倍,今年預計將破一千五百人。這個現象意味著什麼?素有「最狂教授」、「Power錕」之稱的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對此提出警訊:「現在的年輕人,正處於恐懼世代!

他分析,依照台灣文化,這代年輕人從小備受家庭呵護,成長一路順遂,「應該大部分人是滿依賴家裡的。」不過,他們卻在高中畢業,選擇一條較難走的路:他們捨棄台大、政大、清大等國內名校不唸,到海外就讀,不僅負擔更高學費、也要熟悉陌生環境。「可見他們出去是被迫,對前途是有夠悲觀,對未來發展有夠恐懼。」

這群出走的學生,愈來愈多人選擇到中國和香港就讀。身為政治系老師,他對此感觸尤深,「對年輕人來說,家鄉已經無法依賴了,他們想要去尋求另一個依賴,去到一個『進步』國家……。」他舉例,包含就業環境、薪資、未來成長性等等,都是他們的考量依據。「現在年輕人很早就成熟,他們知道家鄉是不可靠的,於是,學會精打細算……年輕人對家鄉的愛,變成一種無可奈何,生存欲望,將這個愛暫時先冷凍了。」

這些年輕人會回來嗎?他悲觀的認為,基本上要有心理準備,無論年輕人在外成功或是失敗,「心」都很難回來。「他們就在那裡了,他們的子子孫孫就在那邊,遺憾,我也不樂觀啦……」他分析,許多年輕人到外闖蕩,之後選擇回家,多半是遭受挫折、搞得自己「頭破血流」而回家,即便人在故鄉,也不會有太多情感。「相反的,若是在外面發展好,他會感謝外面,之後富貴還故鄉,也只是回來玩玩而已。」

他說,台灣唯一能做的是提供更多拉力因素,這包含整體經濟環境等實質改變,還有心靈層次的面向:提供希望。

「讓還沒有出走台灣的人,覺得這邊很有希望,那種一種靈魂召喚和氛圍等感受。」他說,人不怕辛苦,人只是怕沒希望。「我們明明知道他們(年輕人)想要贏,但是我們沒有給他們贏的希望。」

他認為,「提供希望」可以從自己做起。他說,許多長輩總是無緣無故唱衰台灣,更有老師在教學時,對台灣未來哀聲嘆氣、或是使用負面字眼,「如果自己都不相信,要怎麼說服年輕人相信?」教書近四十年的他,自評自己敢說真話、卻也不忘鼓勵學生。「他們就會感覺,在我身上,是可以看見希望的。」

此外他也認為,台灣教育得重新思考內容,在大學課堂,除了專業知識授予,如何透過通識課程,提供做人處事、應對進退等方面的訓練,「這很容易被忽視」。為什麼這件事很重要?他一針見血的說:「現在台大和其他學校畢業的學生,專業度不見得差很多,但是台大學生有時候,多了一份驕傲和傲慢,人家會覺得很感冒。」

他舉例,一名台大電機系畢業生到科技業工作,有天打電話向他求救:「上班半年,感覺大家都孤立我,而且他們剛好都不是台大學生……」李錫錕問:「你上班第一天,大家就孤立你嗎?」

這名學生回答,沒有,不過他想起,有次同事邀約他吃飯,他當時馬上拒絕:「下班我要休息。」李錫錕聽完,恍然大悟說:「你活該!是你孤立其他人,這完全是你的問題,是你邀請別人孤立你。

他建議這名學生,明天主動與別人談話和邀約吃飯。過了三個月,這名學生成功打進同事圈了。李錫錕感嘆:「人都是這樣,真的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大學,怎麼沒有教這些眉眉角角?」他說,當台灣教育不再「玩假的」,而是提供學生實質幫助,這才能真正成為想就讀的誘因。

他觀察,近年,從台灣大環境、教育內容、到你我身邊的生活,都已悄悄成為年輕人想要出走的推力。「台灣當然要擔心,但是擔心有什麼用?重點是要用什麼叫他們回來。」

他說,年輕人出走是國家級的警訊,無論是國家或個人,都得思考:如何燃起他們對台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