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張照片,長官對我說:「這麼硬的題目攝影有藝術感不簡單啊!」

於是,一位同事來請我寫一篇文章放上網路分享,她握著拳、睜大眼睛說,「就讓大家知道我們攝影有多厲害吧!」(其實我沒有很厲害……)

靜態照片在感官上播不了聲音、傳不了味覺,為什麼現在還普遍作為傳播媒介?我不知道,但一定有其價值。而攝影作為我的工作,時時刻刻都在面對各種新聞、各類題型題目,我們,總是想盡辦法、用力思考去詮釋表現各類新聞、各類專題所要傳達的意涵,這是我輩攝影工作者的價值啊

這題是雲端資料廠商業務轉型發展……巴拉巴拉巴拉……。以前,前輩說題目溝通,請文字記者用一句話說他要寫的重點就好,我們藉此發想。為什麼這樣說?為什麼只有「一句話」?

前輩說:「文字記者說太多,你的畫面聯想愈窄;畫面想像愈文字化、愈片面、愈解釋,照片就會愈引不起情緒。」這幾句話,我這幾年深有體悟,畢竟我們工作與文字完全不同,思考、面對的問題也大不一樣。

好了,回到這畫面表現。為什麼這樣拍?如何拍?對我來說,攝影工作是不同生物、非生物、空間、時間的交互組合,取其最適切的一個畫面。

雲端產業怎麼拍?眼睛能見的只有一堆伺服器,沒了……。

但伺服器上的訊號燈跳動是我聯想的起點,它讓我想像著電子訊號、雲端資料在流動著,但如何讓這流動感在畫面上表現出來?我只能說從生活中體驗連結應用,我嘗試用一條聖誕燈泡在畫面中產生合適比例的光軌,想像著它們是流動的訊號。就這樣,照片就出來了。

【文字記者吳中傑補充】

其實,到了採訪現場,只見宗怡拿出一條聖誕燈泡,缺乏慧根的我腦中開始冒出各種貧乏的想像,是要繞在受訪者身邊嗎?是要放在背景增添氣氛嗎?腦洞大開的同時,只見宗怡架好腳架,相機對準背景後,按下快門,便開始快速的甩動聖誕燈,利用延長快門時間,讓聖誕燈在照片上留下五顏六色的殘影,再另外單獨拍攝受訪者的人像,將人像與背景疊在一起,就出現了這兩張結合科幻與詩意,讓報導吸睛的照片。

【作者簡介】

陳宗怡
台灣攝影藝術新人獎 優選 2007
兩岸新聞報導獎平面攝影 佳作 2012
第37屆金鼎獎最佳攝影獎 2013
SOPA Excellence in News Photography/Award for Excellence 2013
IPA china深度攝影獎銅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