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多次公開力挺周永明「做得非常好」,但向來只管大方向、不問細節的王雪紅開始悄悄管事,也讓人嗅出宏達電一連串人事異動案,背後似乎還有玄機。

一場新機發表會,暗示王雪紅全面掌控宏達電的時代來臨!

2013年十月十五日,宏達電發表下半年旗艦機種HTC One Max。這款搭載五.九吋大螢幕、指紋辨識、Boom Sound音響等頂級硬體規格的新產品,被視為是力挽狂瀾之作,然而首發的地點不是倫敦、紐約,而是破天荒選在中國北京。

北京發表後隔天,緊接著是香港。第三場,台灣,罕見的把所有媒體拉到高雄。三場發表會的主角都是今年八月才剛上任、被視為是王雪紅人馬,宏達電中國區暨北亞區總經理董俊良。

過去宏達電發表重量級新機,歐美市場絕對第一優先,且由執行長周永明親自站台,從未像這次選在兩岸三地起跑。此一變化,對照宏達電今年來一連串動盪,顯得格外耐人尋味。

雖然王雪紅多次在公開場合力挺周永明,稱讚他「做得非常好」,但種種跡象都顯示,向來只抓大方向,不過問管理細節的她,近兩個月來,主導性似乎越來越強。

十月九日,王雪紅主動發信給宏達電內部,強調「宏達電還有很多創新策略能夠激勵營運向上」,勉勵所有員工以勇氣面對改變。有趣的是,一個多月前,周永明才剛為了內鬼事件寫信給全體員工。

上一次王雪紅寫信給員工,是2004年威盛面臨危機時。時隔九年,再度喊話激勵,而且還是在周永明發信後沒多久,是否意味著前一封信根本無法穩定軍心?

求生首部曲:建制度
確認職責,淡化人治色彩

宏達電第三季出現上市以來首次虧損,每股盈餘 -3.58元。當外界把焦點放在購併議題上,不斷點名販售對象時,王雪紅一方面駁斥傳言,一方面悄悄啟動改革。

第一步,就是建立制度。過去宏達電在周永明主導底下,凡事以快為主,雖是讓公司保持新創時期的彈性與活力,結果卻演變成是誰掌權、誰說了算,沒有清楚的流程管理與透明的制度,人治色彩濃厚,造成許多弊端,簡志霖疑似收受回扣只是其中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早在去年底,王雪紅就覺得宏達電營運狀況不對勁,尤其中國區,通路存貨、維修備料,數字高的很不合理。她派財務長張嘉臨去查,才發現當地狀況根本亂七八糟,而決定快刀斬亂麻,在今年第一季一次打掉所有呆帳,總金額達新台幣26億元,也造成了宏達電今年第一季每股盈餘低到只剩0.1元。

這筆呆帳,讓王雪紅正式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任命高盛出身的張嘉臨,繼續清查財務弊端漏洞,同時嚴謹化流程管理系統,把研發、採購、財務三個部門職責重新確認。

求生二部曲:儲現金
購併綜效不彰,認賠殺出

第二步,是量入為出,儲備現金準備過冬。

2010年,宏達電最意氣風發的時候,周永明為了加速國際化,前後砸下新台幣二百四十億元,投資十家公司。結果兩年過去,這些購併案沒有一家幫宏達電創造出新的綜效,有些反倒因為文化衝突造成管理上的問題,宏達電只好認賠殺出換現金。

聯昌證券亞太區下游硬體首席分析師王萬里指出,宏達電至今年底的現金部位雖仍有三百八十六億元,但如果銷售狀況持續積弱不振,以每年約有一百至一百二十億元淨現金流出的速度來看,即使僅維持最低資本支出和每日營運,三年內現金還是會用罄。

急速減少的現金,加上出貨量降低,成本提高等狀況,讓外資紛紛點名購併對象。但一位中國手機品牌廠財務長表示,王雪紅不可能賣掉整家公司,如果有談,「頂多也只是考慮賣掉assets(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