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篇文章要討論的是,台大學生與獨派人士在處理中國音樂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的抗議手段有如法西斯行徑。暫先不討論統促黨成員施暴行徑,畢竟那是更不可取的荒謬手段,而此部分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評論。

中國音樂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原本預定9月27日下午在國立台灣大學體育場舉行選秀與表演會,遇到台大學生抗議佔用、破壞體育場,以及最嚴重的親中指控。在場還有獨派團體與若干台大學生直接衝上台,在台前強力叫囂,因此活動被迫取消。這場事件到底怎麼回事?對當代台灣社會又有什麼意涵?

查了一下獨派人士所謂的「台灣大學被矮化」,主要是指在主辦方送給文化局海報的稿件,出現了「臺北市臺灣大學田徑場」這樣的字眼。這會不會只是一個地理名詞的敘述,因為相關人員的便宜行事造成了誤會?

如果一開始使用的文字是「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一號,台灣大學田徑場」,根本就戴不上矮化的這頂政治帽子,因為這是明顯的中性地理名詞;再如果海報上面加上一個逗點,變成「台北市,台灣大學田徑場」,只是提醒受眾不要弄錯跑到竹北的台大校區,這場抗議會鬧到節目必須取消嗎?

這事件的嚴重程度,有需要使用暴力解決?

如果共產黨討厭「國立」,兩個字要刪除,大家也都知道這是兩岸交流必要的妥協,大多數情況下不會有嚴重的問題;但是,現在獨派群眾緊緊抓住「沒有政治正確字眼」,進而一連串的行動,是否有些無線上綱?

然後,再探討本次商演遭遇到反對者攻擊的最厲害的兩個問題:

1.台大沒有事先公告、罔顧學生場地使用權,造成學生數周體育活動沒有場地可以使用。這部分校方已回應確實有不周之處,需要檢討。
2.承租場地者造成的場地損毀,責任歸屬及賠償是否在合約中明訂?意思是怕對方弄壞但不賠償。

這些都只是行政程序瑕疵,各個責任人本都該負起行政與法律責任,即使是壓壞跑道、損害草坪、影響學生使用權益,都可經由既定程序向主辦方求償。

現在關鍵來了,台大學生與獨派團體,聯手抗爭該演唱會,直到當場使活動辦不下去,如此是否適當呢?

這就碰到民主憲政體制上最敏感的問題:是否可以給予特定立場的嫌疑性政治言論--像是,有親中的嫌疑,但沒有直接宣傳中國統一台灣的論調,給予事前審查規制,並且直接使用強力手段阻止其演出?

既然稱為言論自由,乃至於核心體系已經包含所有表演唱歌跳舞表達方式的表意自由,都已經規範在憲法第11條的條文價值中。那對表意自由的保障制度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不得進行事前審查。不知各位是否記得,戒嚴時期的出版法與新聞局,就是在做這種各種形式出版以前要加以審查的箝制工作啊!

萬萬沒有想到這種思想警總的工作,在號稱解嚴30周年的今天,居然淪到獨派團體來作!?抗爭到人家活動辦不下去、國家力量也不介入,等於就是對這種性質的言論進行事前審查、並且禁止公開發行。此種法西斯的情境,應該在台灣的今日存在嗎?要跑去審查別人發表言論是否合於自己政治正確,就是法西斯。

在憲法的規範體系上,表意自由是種高價值的精神權利。而在價值體系上很容易獲得更值得保護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