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來戰高麗菜,是終於可以感受陳玉峰教授說的「大地驗屍官」的感受。

走一趟力行產業道路上華岡到梨山,楊國禎教授說高麗菜是山林血肉換來的,我的感受是這些高麗菜拿我們台灣人民和未來子孫的血肉換來的

因為濫墾土壤流失,種菜又需要重肥,力行產業道路上瀰漫著噁臭的雞屎味,而有的田又剛好是下農藥和除草劑的時間,所以這「三合一」的味道襲來有如最可怕的生化武器。我們一行四人下車,拍照時得要用憋氣和衝的方式拍照。而車門一打開就是成群結隊的蒼蠅到處亂鑽。

想到那些蒼蠅是從雞糞堆中爬出來的,無限噁心,所有我停留過的華岡、梨山、福壽山的餐廳和旅館都要「一邊揮手趕蒼蠅一邊吃飯」。

梨山街上的店家告訴我,他們抗議雞屎車子白天經過之後味道久久不散,所以現在載雞屎肥的卡車要半夜12點鐘才能上山。

而這還不是可怕的地方,這條路素有「惡路」之稱,不只是險惡,我認為還是超級邪惡的路。

我們遇到一群騎著機車收工的越南人,聊天過後我才知道,大多數忍著惡臭的味道耕種的原來是越南人,一個越南移工告訴我每次噴藥之後頭都很暈很想吐。

繞到德基水庫去看,我心裡面想,林佳龍時常到梨山,他不知道台中市的水源供水區就是這裡嗎?他不知道一車車的農藥和除草劑和雞屎往這裡倒嗎?他從來沒有聞過飄來的臭味?沒有看到那恐怖的超限利用嗎?

力行產業道路這裡為什麼高麗菜田特別多,茶樹和梨子蘋果很少,因為種高麗菜本少利厚,一斤大約6塊錢的成本,夏天盤價高達35元以上,有時甚至破百,而三個月即可收成可以說萬一賠本,也是小賠,是屬於本小利厚小賠大賺又不怕賣不出去的商品。

而梨山的「農民」跟我們想的不一樣,他們大多數非常非常富有,民國87年,朋友就告訴我他們在那邊種梨子一年收入400萬。現在最新的紀錄是以年產值26億元年(茶葉+高麗菜+水果統計),除以戶籍登記3268人(人口數是根據政府的數字調查報告)來平均,連剛出生的寶寶都算喔!平均收入每年80萬元,比22K高出三倍。

所以請打破農民=貧困的概念,真正貧困的是越南移工,他們做最辛苦的工作,領最低的薪水。

這次去看福壽山農場覺得超級不爽的,福壽山也是帶頭種高麗菜爛墾和污染的兇手!印象中,種梨子蘋果的地方許多也砍掉改種高麗菜了,這是退撫會這個單位的「政績」,福壽山農場不改革相信也管不動其他人,人心會不服。

最近這幾年看到江啟臣跟林佳龍常常有事沒事就對記者表示要好好開發梨山,要好好再花個上千億修中橫都值得,實在不知道他們藍綠兩兄弟頭殼在想什麼?騙選票還是說真的都是讓人像聞到農藥味一樣的想吐。

華岡地區向源侵蝕很嚴重,梨山的土石流潛勢區多的驚人,毀掉是早晚的事情了,快的話撐不過兩個颱風,只要下個多一點雨就完蛋了。

政府不肯管理爛墾加重惡化速度,力行產業道路和梨山這邊的人自己也不是不清楚,早就撈飽飽的人還是存著能撈多少盡量撈的僥倖心理,這種「外來政權」心態存在於每個角落。

網友常說「有圖有真相」。所以,附上非常珍貴的照片,是「冒死冒臭下拍下來的」。

我覺得最可惜的是電腦沒有辦法釋放那麼臭的味道給大家品嚐一下,這個味道實在是太臭太噁了,真不知道越勞是怎麼忍受下來的。

再說一次,不要誤會現在的高山菜農是台灣人,老闆是台灣人沒有錯,但是真正操持危險辛勞的農務是逃跑的外勞居多,現在台灣人只要用電話遙控就可以種出高麗菜,這裏的高麗菜農的收入比在台積電上班還要多,只要能夠搞定土地承租權或是違法佔用找到人頭頂替即可,罰則也很輕。

【作者簡介】

張美惠,台灣護樹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