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奧斯陸比格迪半島的維京船博物館,對那些毫無遮蔽的木船感到驚嘆不已,它們勇敢面對暴風雨和北海的酷寒,完全沒有現代的助航設施。1790年代,維京人離開挪威,越過北海,襲擊英國沿海。維京船隻重量輕、吃水淺,可航行於河道,也能應付海上的浪濤,也因此能劫掠上游的村莊。

思維一:敢冒險
勇敢跳離舒適圈,是天性

挪威人、瑞典人和丹麥人的祖先是了不起的水手,實際上,維京(Viking)的意思是「從事冒險」。在九世紀和十一世紀間,維京男女往東探險,到達今日的俄羅斯、土耳其,甚至遠到巴格達,並往西航行到冰島、格陵蘭與加拿大。

那些成就的影響是現代維京人的信心來源;挪威、丹麥、瑞典和冰島人,全都依賴古代維京人給他們激勵。它是文化DNA一部分,仍然帶給維京人後裔去嘗試新事物的勇氣——即使那表示要離開舒適的爐邊與家鄉。

二十世紀初,大部分挪威人生活窮困。小農靠著捕魚和伐木,貼補微薄收入;工人在危險條件下長時間工作,賺取少少的工資且毫無保障。這個國家的自然資源稀少:森林、瀑布和漁獲;只有3%國土適合種植糧食。挪威國內市場很小,依賴全球市場來銷售木材及漁獲等商品,表示要聽任價格的起起落落。貧窮在其他北歐國家也很普遍。

不過,僅僅七十年之後,挪威已經達到零失業,遏止了貧窮,建立有效率又現代化的公共建設,並提供全體公民優良的免費醫療照護、退休福利和免費教育。在開始於北海開採石油之前,挪威就達到這些成就,這事相當引人注目,就像瑞典、丹麥和冰島全都達到同樣的成就一樣——它們都沒有石油。

思維二:重教育
大腦,是國家的經濟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