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長日將盡》是亞馬遜老闆貝佐斯最崇拜的書。他要所有員工都讀這本書。

科技大廠老闆喜歡此書並不奇怪。因為本書主題就是寫一種純粹近似宗教的工作倫理。

主角是英國管家,其實也很像日本武士。主角的敬業精神頗似日本武俠電影「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那種生死以之。所以我聽說貝佐斯崇拜這本書,馬上聯想就是他一定超會操員工。

果然,2015年紐約時報就有一篇大稿深入報導亞馬遜把人操到爆的工作氛圍。(有中文的)

英文雖然不是石黑一雄的母語,但他英文遣詞造句比正統英文作家還要典雅,一種拘謹的典雅。村上春樹的日文可從沒被稱讚過典雅喔。

瑞典學院把獎頒給他,當然是有政治意義的。極右派「認同運動」(Identitarian Movement)這兩年在歐洲風起雲湧,支持者都是文青,不只反移民也反多元文化,像石黑這種既是移民又最代表多元文化的作者,正是反駁認同運動最好的例證。

其他小說家總一寫再寫自己最熟悉的成長地方,例如孟若的安大略省偏鄉。石黑寫過日本,也寫過英國,也有一本小說背景是上海灘。他有日本名字,文學養份來自英國,小說背景設定卻全球游離。他移民英國也不是因為家族曾是大英帝國子民(像奈波爾,魯西迪),他的多元文化較少命運成分,較多是自由意志。所以他是最能代表多元文化的作家。

【作者簡介】

顏擇雅,雅言出版發行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