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每次在大變故發生時,就可以看到主流媒體的力量。這兩天因為拉斯維加斯大屠殺,導致目前已有59位死亡,500多位受傷,美國全國都沉浸在哀傷中,但是美國媒體表現的自制、冷靜、溫暖,卻讓人感動,也是團結美國的力量。

首先,記者不會衝進醫院,隨便抓人亂訪問,不管是路人、家屬、醫生。其次,記者尊重警察、司法單位、官方發言人,一定等到官方證實才能發布消息,因此到如今,全部死亡者的名字都沒有公布,是否與恐怖組織有關,是否有共犯都還未證實。國會停止討論有關槍枝管制的議題,縱使贊成槍枝管制的媒體也不再評論,不願再撕裂社會了。不論平時多反川普的美國媒體,都大幅報導川普的悼詞。

電視記者平實地報導槍擊經過,但是從他們的表情及聲調,沒有人懷疑他們的沉重和悲傷,如果在台灣,電視記者高亢的語調唯恐不夠大聲,不夠血腥,然後爭相挖掘獨家新聞,訪問罹難者家屬,不管是否會造成當事人再度傷害、三度傷害。

在言論絕對自由的西方,對此類報導講求自律以及隨之而來的自制。例如2012年12月14日在康乃迪克州的桑迪‧胡克小學發生的槍擊案,當中28人(包括20名兒童)死亡,CNN及3家全國電視網都沒有照任何教室的血腥畫面,也沒有驚心動魄的3D模擬,是否公布兒童姓名更是尊重家屬意願,因此完整死傷名單在兩天後才公布,受害兒童父母推出兩位代表發言,媒體讓其他父母安靜療傷,免受二次傷害。

美國雖然保障新聞自由,但社會上有很多監督新聞界、電視及網路的宗教及公益團體,主流媒體也有新聞倫理守則,不以羶色腥新聞為號召。

除了倫理守則外,記者的訓練和經驗也極為重要,這些記者都是資深記者,知道輕重緩急,清楚什麼樣的報導在此時可以撫慰人心。這既顯示了他們敬業,也顯示了他們的功力,更團結了國家。

【作者簡介】

楊艾俐,2017年7月自中國廣東汕頭大學退休。在天下雜誌工作27年,著作近百萬字,採訪過30幾個國家、300多位政經領導人,著有《孫運璿傳》、《張忠謀傳奇》、《洪秀柱-沒有走完的總統路》、《郭台銘霸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