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的香港秋季電子展,台灣共5家新創業者參展,產品包括兒童智能手錶、智能肌膚檢測儀、運動肌肉刺激器、3D列印機、熱中暑檢測器。他們此次參展可說別具意義。

首先,過去國際大型電子展,台灣負責安排參展的單位「貿協」,買下展覽館攤位後,多分給大公司,真正需要曝光的新創業者反而無緣與會。

這次全球最大規模的香港秋季電子展,台灣新創業者終於有機會露臉,他們還能上台宣傳,以英語各自向台下國際客戶介紹自家產品。負責帶隊的台灣新創競技場營運暨新創發展副總經理林德理說,這是過去少有的突破,「能出國就是好事。」

雖然台灣新創業者已能在國際曝光,但整體創業環境仍有待改善,「最大問題就是不夠Global(全球化)。」林德理說。

這是因為台灣新創業者大多只服務本土市場,當國際大型業者挾著更多資金與技術來台踢館,台灣的新創業者不是陣亡就是要求政府保護。「你不Global,別人也會Global。」林德理說,像國內電商等蝦皮來踢館才被迫應戰,這時已來不及了。

林德理的說法,和香港天使投資脈絡副主席嚴震銘不謀而合。這次台灣的新創業者,也被邀請參加香港秋季電子展的「路演」,向台下的天使投資者介紹自家產品。在天使創投界打滾20年的嚴震銘聽完後,指出唯一一家他感興趣的台灣新創業者。

這家業者做的是肌膚檢測儀,目前韓國已有類似產品,因此該業者一開始就主打銷往歐美,又有和國際大型化妝品公司合作,「銷售策略很清晰,」嚴震銘說。

對天使投資人而言,對手是誰?產品要賣給誰?都是他們是否投資的關鍵。很多新創業者往往「隱惡揚善」,不肯說對手有誰,以免影響金主投資。嚴震銘打破這種迷思:「我們反而認為,這種新創公司連自己產品定位都搞不清楚。」

同時,天使投資者每看100家新創業者,平均只有1家值得投資。因此新創業者須把握有限時間,把市場分析做好,「產品定位與銷售策略說得越清楚,越可能爭取到投資。」嚴震銘說。

天使投資者關心的是獲利,創業者熱情並非他們最在意的因素。這次台灣一家新創業者,在「路演」時強調自己對兒童教育很有熱情,「我的夢想是開一家幼稚園,」後來退而求其次才做兒童智能手錶。若將這些時間花在進一步解釋銷售策略、產品定位,或許更能獲得台下的天使投資者共鳴。

但新創業者雖需金援,也不能錢來就收。因為專業的創投團隊有定期繳出報酬的壓力,因此他們通常要求新創業者5到7年內就須推出產品面市,這給新創業者帶來極大壓力。有的過早推出產品,往往出師未捷捷身先死。「不只是投資者要挑公司,公司也要挑投資者。」嚴震銘說。

以色列因為出現該國史上第一個「獨角獸(市場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新創公司)」Waze,後來被Google收購,全球創投資金蜂擁而至,以色列也成為新創大國。台灣當然不可能一步登天,目前只有先做基本功:新創業者不斷出國比賽,多經市場考驗,貼近市場脈動,也許那一天就有希望到來。

【作者簡介】

楊少強,1971年生,台大經濟系、經濟研究所畢業,現任《商業周刊》副總主筆。以爬梳有趣論文為興趣,自娛兼娛人。擅長專題研究,作品屢獲新聞報導獎,包括「兩岸新聞報導獎」(2003-勤與惰的戰爭)、「卓越新聞獎」(2007-「人對了,事就對了」;2008-「中國變了,台商大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