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為今年是解嚴30周年,恐怕就是重大誤會,其實台灣現在正在新戒嚴時期的入口前徘徊。

近日有網友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連署,建議我國政府應該把台灣時區從「GMT+8」調整為「GMT+9」,17日檢核通過開始連署,短短2天的時間,19日就超過5千人連署門檻、附議成案。

國發會對此表示,7天內會在交通部、內政部等機關內,協調出主責機關,並要求主責機關在成案後60天內回覆。

然後又有一個更加奇妙的提議。台灣人民對於中國五星旗在台灣各個地區和場合的出現變的無危機意識,進而使得中國大陸達到統戰台灣之效果,應增設刑法條文分裂國土外患內亂罪,禁止中國五星旗在台灣公開懸掛、展示、陳列出現。該提案也今(22)日達到附議門檻,國發也會表示下周將開會討論,主責機關將在2個月內做出回覆。

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平台是幹嘛的。

國發會指出該平台的目的是「努力讓行政機關的政策計畫更加公開透明,並朝向公民參與及強化溝通之目標邁進,讓政府與民間的社會氛圍趨向信任之夥伴關係。您的參與能讓政府施政更為周延,也是讓臺灣進步的動力!」姑且用這個標準來看這兩份引起外界頗大爭議的提案。

這兩個案子都是若干網友利用匿名特性,標榜特定意識形態,在公共政策上技術含金量很低很低的傑作。

把台灣時區從「GMT+8」調整為「GMT+9」,就幻想可以脫華入日韓,且不說有沒有在國際法上的實際效果,整體公部門與社會要支出成本是多少?有人算過嗎?

對於整個社會公私部門電資系統、工程與交通航運的排程,這會是一場浩劫;對於我國公私部門與外國需要跟我國來往的單位,因此平白產生的巨大耗費,這位網友認為是國發會要去幫忙計算的,他也從來不需要自己提一個獨立完整的財務運籌計畫表與風險利害評估報告。只好幫他推一句:「了不起,負責!」

至於另一個更天才的提案,增設刑法條文分裂國土外患內亂罪,禁止中國五星旗在台灣公開懸掛,展示,陳列出現。這種箝制言論自由的法規早就已在2008年6月20日,經大法官釋字644號解釋判定是違憲的(以下灰字文長,沒空的請跳往下一段)「(舊)人民團體法第二條規定:「人民團體之組織與活動,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同法第五十三條前段關於「申請設立之人民團體有違反第二條……之規定者,不予許可」之規定部分,乃使主管機關於許可設立人民團體以前,得就人民「主張共產主義,或主張分裂國土」之政治上言論之內容而為審查,並作為不予許可設立人民團體之理由,顯已逾越必要之程度,與憲法保障人民結社自由與言論自由之意旨不符,於此範圍內,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在大法官看來在台灣現在成立主張共產主義的政治團體都可以了,公開懸掛,展示,陳列五星旗有什麼問題?提案者提案以前,連過去大法官作出的相關解釋都不看,還是看過也不在乎,不得而知。只要我台獨,有什麼不可以?

可以來點有用的點子嗎?其實,「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要處理的應該是技術上比較簡單可行,但是對當事人的權益影響重大的主意,我國在公共政策缺漏之處其實所在多有,俯拾皆是。例如日前有檢察官投書媒體(這裡),主張政府應設置「法定電子信箱」供人民使用,公文送達至法定電子信箱者,與紙本送達之法定效力相同。這還算是一個比較具建設性的提案。

再看另一案,【反對國防部浪擲數億,更換毫無急迫性之夾克】之提議,這也是比較技術性,但是很切實際的小議案。

只可惜,國防部已於106年10月15日回應,「本案將以「分年、分階段、分單位」方式,由三軍司令部依權責辦理。」然後後續再觀察評估,也沒說何時作如何評估,一切就結束了。

我們要擔心的,是藏在這兩個提案背後,那股不寒而慄的戒嚴精神。

不錯,在人類歷史上確實過去是有一些國家成功改過時區,可是這些國家除了國際麻煩製造者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以外,其他包含土庫曼與委內瑞拉,全部發生在民粹強人或獨裁體制下。獨裁政府一聲令下就可以改變整個國家時間的freestyle,這難道是所謂主權獨立的台灣國未來要走的道路?

更不用說直接給依法有拘束全國公權力機關效力的大法官解釋公然打臉,滿滿的法西斯精神箝制人民言論表意自由,禁止展覽五星旗提案。

現在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法西斯主義在台灣社會還有這麼多支持者,原來中華民國是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守護神,台獨思想是許多法西斯主義者的掩體。

在太陽花運動後高唱入雲的公民審議政策,看起來一點都不容樂觀,恐怕還會有新的後患。因為有許多所謂的覺醒公民,其實內心高度渴望戒嚴體制的復活,只要這個新戒嚴體制是愛台灣的就好。

因此現在已經恐怕無法期待這種公民審議制度未來讓台灣更好,不要讓台灣回到戒嚴體制就算天佑台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