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當世界進入了「資料就是新石油」的年代,企業該怎麼煉油?金融業為了找出正確的投資方向,向來對各種新資料科學應用得積極,而若論起金融業誰最擅長分析、整合、處理資料,非雄霸金融終端機市場龍頭的彭博(Bloomberg)莫屬。《商業周刊》獨家專訪了彭博董事長高逸雅(Peter Grauer),談對未來十年金融市場如何應用資料科學的預測。以下為專訪紀要。

問:如果說資料就是新石油,那彭博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金融資訊煉油廠。您加入彭博公司二十一年,這些年來,看到金融市場與金融資訊的應用,有什麼變化?

答:有很多方面出現改變。第一,世界變得更國際化,相較之下二十一年前的金融市場在地化多了。第二,科技改變了金融資訊的傳遞方式與人們的使用方式,尤其數位化帶來戲劇化的改變。第三,在人們心目中,新興市場變得更重要了,中國已經搖身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是第二大債券市場、第三大股票市場,在某些方面甚至是全球第一大,大大改變了全球資金的流動。所以說,有數不清的事早已不一樣了,問題在於,我們該如何回應這些改變?

行動裝置改變了人們的使用行為,特別是使用我們產品的人,不論上班日、假日總習慣隨時連線,早上拿起行動裝置,他們就能看看昨夜有什麼新聞、看看世界不同時區的市場正在發生什麼;晚上睡覺前。他們也會再一次檢查最新新聞。科技讓人們能夠即時對市場變化應變,改變了人們在金融市場上的操作方式與速度。身為金融資訊服務商,我們要回應這樣的需求。

在企業端,我們有越來越多金融業客戶希望從前台(意指第一線的業務、交易員等)開始,就將工作流程數位化,而藉由提出解決方案,讓我們成功建立灘頭堡,我們對投資銀行的前台、後台、法規遵循等等,提供全面數位化服務,這在二十一年前很難想像。金融市場的天性很自然的就會產生各種複雜的套利、避險工具,導致衍生性金融商品現在比二十一年前複雜得多。全球最大塊的交易版塊——外匯交易,以前透過語音電話下單,現在主要都是透過電子化交易,這是個很大的改變。

要提供這些資料,給出正確的、有參考性的分析,就要應用新科技與演算法,將重要資料擷取出來,讓客戶做決策參考——特別是投資上的決策。而這些技術正隨著時間演進持續進步,未來在金融資訊上的應用肯定也會越來越多。

為了要保持領先優勢,現在我們很關注機器學習、資料科學與人工智慧。事實上,這些科技正在改變彭博資訊終端機上的指令輸入方式。曾經使用過我們系統的人都知道,我們的特色操作方式,是以快速鍵、英文縮寫輸入指令,只要指令記得牢,操作起來速度飛快。但現在,我們提供類似Google搜索的操作功能,讓新手不需再背誦指令。能做到這點,是因為我們透過人工智慧優化處理手上龐大的金融資訊。

問:就您的預估,會不會有一天,坐在彭博終端機前面的是個機器人,而不是一位真人基金經理人?

答:雖然我認為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但我不預期這件事會發生。雖然我們提供了資料科學和人工智慧設計出來的評估工具,但最終投資決策,還是需要由人類決定該不該買進股票、要不要投資某家公司。我也不認為,金融市場尤其是非散戶的大額交易金融資訊,有可能做到完全的自動化。我認為在這領域仍會有大量的人類工作機會存在,並持續對我們產品產生需求。

問:金融業受的監管比其他行業嚴格,應用金融資訊時是否難度更高、需更謹慎?歐洲的GDPR與MiFID資訊安全與使用法規即將上路,是否讓運用資料這件事變得更加重要?

答:是的,法規讓資料管理變得更重要,同時也使得金融業的法遵更重要,因為當前監管的鐘擺正朝向加強管制的方向。在主管機關與金融業者中間,我們的角色有點像是中立第三方,除了常常被主管機關當作尋求意見的對象。我們也建立了產品線解決方案,提供市場的相關資料給金融業者,讓他們製作出合規的報告,完成主管機關的要求。例如MiFID II將於2018年1月3日實施,我們對buy side跟sell side提供了一系列產品,以確保它們符合MiFID規定。

我的職責之一,是與全球各地的監管機構會面,說明我們的資料提供能力,不只對各機構想要頒布的制度提供意見,也提供在全球各地營運的客戶對新法規的建議。

問:您認為未來有哪些新機會?

答:中國,肯定是我們看到的最令人激動的機會之一,期待在中國資本市場的國際化過程中,我們可以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也在很多方面與中國合作。例如,我們成了中國銀行成為美國市場的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的重要催化劑,而這只是我們協助中國市場國際化的例子之一。

【作者簡介】

蔡靚萱,關注金融、生技醫療、科技新知,現為《商業周刊》主筆。